平头哥半导体有限公司,阿里成立独立芯片公司,马云赐名平头哥

浏览:2754   发布时间: 2022年09月22日

阿里成立独立芯片公司,马云赐名平头哥

【新智元导读】阿里在刚刚云栖大会上宣布成立独立芯片企业“平头哥半导体有限公司”,是中天微与达摩院芯片团队整合而成。和达摩院一样,平头哥的目标也是最终独立化运作,在前期由阿里巴巴集团给予足够的投入和支持,运行数年后形成盈利能力,最终成长为一家自负盈亏的企业。一个“平头哥”在阿里诞生!

今年云栖大会上,阿里宣布成立一家独立运营的芯片公司——“平头哥半导体有限公司”。

这家名字令人印象深刻的公司,是阿里今年4月收购的中天微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微)和达摩院自研芯片业务一起,整合成的一家独立的芯片公司,是阿里推进云端一体化的芯片布局。

目前达摩院芯片团队接近100人,成员大多拥有供职于AMD、ARM、英伟达、英特尔等芯片大厂的经验。加上近期收购的中天微,估计新公司的人数会达到200~300人。未来,平头哥半导体将打造面向汽车、家电、工业等诸多行业领域的智联网芯片平台。

和达摩院一样,平头哥的目标也是最终独立化运作,在前期由阿里巴巴集团给予足够的投入和支持,运行数年后形成盈利能力,最终成长为一家自负盈亏的企业。

达摩院之后“平头哥”横空出世,阿里芯片业务完全整合

9月19日,阿里巴巴CTO、达摩院院长张建锋(行巅)在2018云栖大会上宣布,阿里将把此前收购的中天微和达摩院自研芯片业务整合成“平头哥半导体有限公司”,推进云端一体化的芯片布局。

张建锋表示,希望通过自研的强大的技术平台和生态系统整合能力,推动国产自主芯片的产业化落地。

阿里去年成立达摩院之时,芯片就是达摩院成立之初就规划的重要研发方向之一,为了快速推进该项业务,阿里此次成立集团全资控股的专门公司,将芯片业务完全放入该企业,不仅负责研发,还要进行产业化推广、构建生态等一系列任务,让芯片真正成为阿里巴巴的一项战略业务。

阿里巴巴的芯片策略是“云端一体”,自研与生态合作相结合,这家独立芯片公司的初期主要研发人工智能芯片和嵌入式芯片,远期目标则是实现自负盈亏,成为在市场中有竞争力的一个实体。

至于“平头哥”这个名字的由来,则和“达摩院”一样,都是马云拍板决定,这背后源自马云最近的一次非洲之旅。

“平头哥”是蜜獾的别称,蜜罐是鼬科蜜獾属下唯一动物,栖息于热带雨林和开阔草原地区,是“世界上最无所畏惧的动物”。

中间那只就是蜜獾,原图描述为“蜜獾vs狮群”。来源:YouTube

蜜獾长这样,号称“世界上最无所畏惧的动物”

实际上,马云“钦定”平头哥为芯片公司名称前,阿里芯片团队的负责人提议公司名叫“蜂鸟”,寓意“小而快”,已经得到了上下一致认同。

“蜂鸟”也跟“蚂蚁金服”、“菜鸟物流”、“飞猪旅行”、“盒(河)马生鲜”一样,都以动物命名,也符合整个“阿里动物园”的风格。

谁料,马云对于提出“平头哥”的命名态度坚决。马云说,为这家芯片公司取名“平头哥”,是看中其三大特点:

1、激情澎湃,顽强执着平头哥被列为吉尼斯世界纪录“最大胆的动物”,遇到猎物和危险从不放弃,顽强战斗,且总是在不停的捕猎中。

2、相信小的伟大,勇敢逐梦平头哥体态小巧,却不畏比之庞大十数倍的猛兽毒虫,常常能够以小博大,成功反制,无所畏惧。

3、聪明乐观、勇猛皮实平头哥非常聪明,会利用工具,善于发现对手弱点,勇猛善战。同时,皮糙肉厚咬不烂,具有极强的防御能力,一般动物很难伤到它。

和达摩院一样,“平头哥”目标也是最终独立化运作

2014年的时候,马云就开始想:要不要做芯片,如果要做的话该怎么做。

这个情景类似谷歌在2011年的抉择。那时候,谷歌开始认真考虑使用深度学习,因为深度神经网络需要消耗大量计算资源,如果每位用户每天使用3分钟谷歌提供的基于深度学习语音识别模型的语音搜索服务,谷歌就必须把现有的数据中心扩大两倍。因此他们需要更强大、更高效,而且更适合加速谷歌深度学习任务的芯片。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2016年,谷歌自研芯片TPU问世,这款张量处理器专门针对谷歌内部深度学习计算任务加速,到今年推出第三代TPU时,在特定领域加速深度学习的性能已经超越了当时最好的GPU。

TPU不会对外销售,与谷歌的TensorFlow绑定,并且通过谷歌云对外开放,只有谷歌云的用户才能享受到TPU加速的好处,这进一步又推进了云业务,可谓一举两得。

但阿里巴巴与谷歌不同,阿里更进一步,正式成立独立的芯片公司。

马云此前曾表示,物联网时代即将到来,人们需要更便宜、更有效、更有包容性和更安全的芯片。

和达摩院一样,平头哥的目标也是最终独立化运作,在前期由阿里巴巴集团给予足够的投入和支持,运行数年后形成盈利能力,最终成长为一家自负盈亏的企业。

达摩院芯片技术部负责人骄旸告诉新智元,选择哪个业务场景,做什么定制化芯片,以及后期如何做有针对性的优化,是到目前为止阿里芯片团队经历的最艰难的环节之一。

第一代Ali-NPU针对图像、视频任务加速,负责推理。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这款芯片,”骄旸告诉新智元:“我会用’敏捷’,一是这款芯片本身速度快,二是从开始构思到现在,我们在大约半年的时间内完成了架构设计到前端布局。”

骄旸说,最开始来还不了解阿里业务时,他们以为要做一款类似谷歌TPU的芯片。后来,“从传统电商、云计算到物流货运,阿里业务的广度和深度非常惊人。”骄旸说。这让做芯片架构师的他们很是兴奋,而面对一个如此广阔的业务场景,要设计与之相匹配的硬件架构,是机会,也是挑战。

通过全面深入的内部调研,他们决定从图像、视频处理加速做起,是因为阿里内部业务需求,也是由于在云端,数据中心,在智慧城市,检测和处理视频,在端侧,车载辅助驾驶系统、以及今后的自动驾驶系统,从算法的角度说,上述业务在本质上都是相似的。

“谷歌自研TPU,也是为了加速他们自己的深度神经网络任务,这只有通过内部研发,了解业务的真实需求才能实现。”骄旸说:“阿里的第一代Ali-NPU也一样。”

骄旸表示,这款AI芯片预计明年下半年面世,首批芯片将应用在阿里数据中心、城市大脑和自动驾驶等云端数据场景。未来,将通过阿里云对外开放,使语音识别、图像识别等AI能力可以在云端使用。

在模拟验证测试中,这款芯片的原型让铺设阿里城市大脑的硬件成本节约了35%。

今年4月,阿里巴巴全资收购中天微,中天微是中国大陆唯一拥有自主嵌入式CPU IP Core公司。当前,基于中天微CPU IP核的SoC芯片累计出货量已突破8亿颗。

全资收购中天微,只是阿里整个芯片布局上的一个节点。实际上,马云从更早的时候就开始关注中天微,包括后来对寒武纪、深鉴科技等AI芯片创业公司的投资,都属于阿里的芯片产业战略布局。

芯片是计算力的核心,而计算力则是所有人工智能应用的基础。

脉络梳理下来,阿里在芯片流片之前,就已经找对了应用的场景,并且已经对国内AI芯片明星独角兽企业投资,站住了AI底层算力的赛道,下一步,如何该考虑如何构建起阿里芯片的庞大生态。

芯片:马云退休前留下的“最宝贵”财产之一

阿里投资了寒武纪、深鉴等AI芯片公司,为何Ali-NPU还要全部自研?

骄旸表示,只有自己内部的人,才真正懂得内部业务的需求,从而设计并提供针对每项不同业务都能达到性能功耗比最优的硬件。

另一方面,与阿里内部强大的算法部门合作,也成为芯片团队独特的优势,让他们对阿里各个专用领域算法的发展有深刻的理解。做芯片,一般需要提前3~5年规划,制作出来,要能够满足3年后的算法和应用需求。因此,在AI算法和模型快速迭代变化的当下,对算法趋势和工具链发展的预判就显得尤为重要。

至于“平头哥”的使命,也并非是聚焦简单的产品层面,更是一种宝藏。

2017年,达摩院横空出世,马云说达摩院是比阿里更宝贵的资产,“要活得比阿里更长”,超过“102年”。

在提到公司寿命的时候,马云总是爱用“102”这个这个数字——阿里成立于1999年,102年后,恰好2101年,这样就跨越了3个世纪的时间。

2018年9月10日教师节,马云宣布将在2019年的教师节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职。在正式退休前,马云已经为阿里埋下了几个重要宝藏:公益、阿里云、达摩院,再加上现如今的芯片。

自己做芯片研发,才能够让阿里从算法(Alogrithm)、大数据(Big data)到计算力(Compute),再到专用领域知识(Domain knowledge)和生态(Ecosystem),彻底实现“ABCDE”的闭环。

相比其他“ABC”的公司,从底层基础硬件到最终的应用,阿里生态能形成一套完整的自循环,既不会受制于人,还能随时向外扩展业务,展望102年。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虎Cares

这么大的太阳,每天上班还要生一堆闷气

谁不需要一个「职场保命利器」

怼天怼地怼到戏精昏过去

穿上这件「职场内心戏系列T恤」

老板想批评你都得三思而后行

平头哥半导体有限公司副总裁孟建熠发表演讲

9月26日,开源生态论坛在浙江乌镇召开。在论坛第四个环节上,平头哥半导体有限公司副总裁孟建熠发表演讲,题为《RISC-V从技术完备走向生态繁荣》。

平头哥半导体有限公司副总裁孟建熠

全文如下:

各位领导、各位产业界的朋友:下午好。非常高兴参加这个论坛,跟大家汇报我们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在RISC—V做的一些工作。刚才的报告里已经有不少我们工作的内容,我等一会讲一下背后我们对RISC—V的思考。

首先看RISC—V在什么样的大背景下发展。大计算的架构现在经历的是第三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大型机时代,第二个阶段以PC为代表的互联网时代,第三个阶段是以手机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第四个阶段应该是各种设备能够接入互联网的泛互联网时代。所以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架构,下一个时代的架构是什么样也是大家在讨论的焦点。

从规律角度来看,我们做芯片最关键可以把架构分为两个演进的方向。第一个方向是算力在不断提升,从之前的70年代到现在,整个算力在大幅提升,另一方面设备也在不断往边缘推进,不断有新的设备产生。今天这一波里面应该是ROT的市场,所以刚刚一直在谈RISC—V从哪个地方开始走,我个人认为首先要突破ROT,然后会逐步往云端走。云端今天面临大数据、人工智能全新的挑战,这些东西是传统架构不能解决的问题。所以RISC—V应该在下一代云端一体的架构下原生生长,所以非常适合未来的投资。

个人的基本判断,从2016年以前主要是学校在架构完善;2017年基金会成立之后整个产业有了协同,开发了RISC—V的3264基本指令集之后有陆续标准化的产品出来;到了2020年有了兼容性的架构之后,更高级的SOC就出来了,对应整个软件生态越来越丰富。在今天回过头看,在RISC—V上重点做的工作是补齐过去处理器架构应该有的东西,因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RISC—V是缺少的,到今天为止已经补的差不多了。再过五年,RISC—V会产生一些新的东西,刚才Mark也讲了,这些东西跟我们的软件协同之后将会让RISC—V发展出全新的生命力。所以RISC—V可以用十年的时间走完过去一个架构二十年要走的路,所以总体发展非常快。

平头哥正在积极参与。首先,我们是这个基金会顶级会员,我们的戚肖宁博士也是有投票权的董事会成员,我们两位博士在technical里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目前有5位同学在Java、CMO、EABI、Android等等工作组参与工作,我们对RISC—V技术的参与度最近也在慢慢提高,我们一直在支持RISC—V的各种会议,都在赞助他们。当然RISC—V的基金会也对我们有一些作用,起到很好的国际宣传,包括Android时poting以及cloud上支持RISC—V架构,还有C910在各个领域的应用,这都是我们在基金会层面推进的工作。

在RISC—V处理器上,我们可以提供三个处理器产品,主要是“低、中、高”三个方向。

这是D1,我们认为有了Linux的支持之后RISC—V会变得更加有生命力。为了能力进一步拓展,我们也用在蚂蚁区块链的服务器上,通过软硬件的协同,通过专业的定制,可以让200兆的处理器具备Z处理器2G的处理能力。

这是AOSP10上的支持,希望在ART java虚拟机、V8引擎、NDK和各种运行时库上的工作。同时我们在2019年发布了“无剑”的开源平台,现在有1300个最热门的开源项目,在各个高校里面实施应用。为了让这些RISC—V的芯片之后有很好的开发体验,我们也构建了一个芯片开放社区,能够把芯片企业、方案企业、IoT厂商形成一个1、5、20的社区,一天上手,5天出原型,20天让这个产品真正做起来。

RISC—V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做技术,在过去的一年来我们跟50多家合作伙伴一起推进产品的研发,所以今年下半年,我们的合作伙伴陆续会在消费类手机周边、语音、视觉、以及边缘服务器上逐渐推出产品。这样整体RISC—V的芯片会越来越多,我认为2021年会是RISC—V芯片规模化量产的元年,有了这些芯片就有更多的开发者,有了更多的开发者就有了更多的软件生态,所以生态正在逐步的走向繁荣。

谢谢大家。

来源:中国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