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医中专毕业就业好嘛,一个医专生的进城之路

浏览:1799   发布时间: 2022年04月29日

中专毕业几年了还可以学医吗

中专毕业几年了,一直很想学医,现在还可以学医吗,怎样才能考取执业医师呢?

执业医师的报考条件是医学统招大专以上文凭,统招文凭只有参加国家高考才能获得,那很多人没有资格,又很想报考执业医师证怎么办?建议通过医学技能高考实现当医生的梦想,考试更简单,录取分数更低,我们医学招生办学10多年,以往平均每年专科录取率99%以上,本科录取率15%以上,医学技能高考主要考技能操作,不限专业,不限户口,16岁以上,技能高考培训一年,考上后读三年公办专科医学院校,毕业拿统招全日制大专文凭,可以报考执业医师。

2020年武汉医学技能高考班统一招生计划,招生如下:

一、招收专业

口腔医学、临床医学、中医学、护理学、中药学、医学检验、针灸推拿、医学影像等。

大专学制3年,本科学制5年。

二、招生院校

荆楚理工学院、湖北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湖北三峡职业技术学院、襄阳职业技术学院、湖北职业技术学院、黄冈职业技术学院、随州职业技术学院、仙桃职业技术学院等。

三、招生对象

1.初中、高中、中专、技校、大专、本科毕业想改行从医者;

2.口腔医学技术专业转口腔医学的毕业生;

3.从事护理、影像、检验或其他岗位工作想转临床、口腔方向的医务工作人员;

4.在职医护人员中没有正规学历或原有学历不能参加执业医师资格证考试者;

5.医学美容、微整行业想考取临床执业医师人员。

四、考前培训

参加武汉医学班,湖北地区医学院校统招医学高考班,学习医学基础知识,和操作技能,以及大学衔接课程。在职人员可申请特殊全日制。

五、考试科目

考试的形式为专业技能+文化综合。

专业技能包括专业知识考试(150分)和技能操作考试(340分)两部分,总分490分。其中专业知识考试采用计算机辅助进行(简称:机考),题型为单选题,题量为50小题。技能操作考试有一个必考项目和一个抽考项目;文化综合考试一张试卷,其中语文90分值,数学90分值,英语30分值(单选),总分210分。

六、考试形式

我们学生通过培训学习医学技能操作;第二年参加中专升高校的技能高考,即3-4月的技能操作和6月份的文化课考试;成绩达到医学专科院校录取分数线可获得国家承认、教育部电子注册的普通高等教育专科/本科统招学籍,学制为3年或5年。

七、考试难度

相比全国范围内的任何其他升学形式,考试都简单很多,录取分数要求低,我们医学招生办学10多年,以往平均每年专科录取率99%以上,本科录取率15%以上!

发表评论 发表

一个医专生的进城之路

一个医专生的进城之路

转载自人间theLivings

“广东的工资是咱这边的好几倍,电子厂管住、管吃、管穿,基本上花不了什么钱”,每个月赚的,“差不多有你们科室主任的工资那么多”。

配图 |《浪漫医生金师傅》剧照

1

初中毕业后,我念了一所中专学校,医学专业。当时选学医只是为了有一份工作,开始学习后才知道还有西医、中医、药学、护理等等的区分,还有更加专业的细化。

我当时学的是中西医结合专业,学习的过程枯燥无味,更让我感到苦恼的是,毕业后要先考医师资格证,在没有证之前,是不能从业的。

因为不能再向家里要钱,这期间我一边复习、准备考试,一边打零工维持自己的生活开销。我在夜市摆过地摊,在火车站卖过报纸,去报社广告公司跑过广告,也在药店当过店员。

2006年2月底,我考下了医师资格证,但只有中专学历,找工作还是有点犯难。我当时想,能留在城市当然最好,要是实在待不下去,就回老家——我有同学就是毕业后回了老家,在父母的诊所上班,或是去了乡镇卫生院。

回农村老家开诊所,养家糊口应该没问题,可老家的人都兴出门去赚钱,回去显得自己没出息。再者,私人诊所不像医院先收费、再拿药,虽说买药的乡亲一般没有砍价的,可总有欠钱赊账打白条的,村里的小卖部就是因为赊账的太多,开一家倒一家。遇到家里有急重病人等着吃药又没有钱,庄里庄乡的,只能赊着,只能等到人家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给。

正在我犹豫的时候,鄄县的赵哥打电话给我,说他城里诊所忙不过来,让我去帮忙。赵哥我上学时认识的,他来我们学校上本科成人教育课,得过小儿麻痹的腿脚走路不方便,我出于同情,有时会帮他拿一下拐杖或在厕所洗手池旁搀扶一下他。一来二去,彼此就熟悉了。他上完课回去的时候,说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和他说,还留了手机号码给我。

接到赵哥的电话,我随即去了鄄县。到了车站,赵哥已经坐在电动三轮车上等我了。我们先去喝了羊肉汤,然后把行李放到他家,就直接去了诊所。

诊所是赵哥和他姨夫合作开的,在鄄县的东关赵哥租下的一个院子里,靠近街道的一排房子用来营业,门面朝西。赵哥的姨夫以前是药监局的局长,现在退休了,开这个诊所,也是想帮身体有残疾、又无一技傍身的外甥。

赵哥已经成了家,儿子念小学三年级,女儿念幼儿园。每天早上都是他骑电动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赵嫂虽然只有初中学历,但这些年时常在诊所帮忙,也练就了扎头皮针的本领,小孩子输液时常用(防止鼓针)。

在诊所北边20米的地方,赵嫂也租了一个门头,主要是给本小区郭医生的病号输液的。郭医生以前是全县儿科治疗方面的权威,即使如今退休在家,还是有很多家长慕名而来。她每天上午8点到12点在家里坐诊,除了开药,还雇了一位护士在家“打小针”,需要输液的孩子,家长就拿着单子去赵嫂的门头输液——虽然那里没有招牌,但本地人心里都知道,在郭医生家里看病,去赵嫂那儿输液,已经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赵嫂去看那个门头后,赵哥又雇了一个刚毕业的小护士。我看诊所的四壁上都是红色的锦旗,问他诊所的人气怎么这么旺。他说,前几年的一天上午,诊所南边那家邮政储蓄所门口,一个老太太刚上台阶就突然昏倒了。赵哥看见了,急忙叫人把她搀扶到自己的诊所,见她面色苍白、嘴唇没有一点血色,就叫护士给测了血糖——果然是低血糖——接着就给输了葡萄糖,几分钟后,老太太的意识就恢复了正常。

老太太清醒后想坐起来,被赵哥拦下了,“姨,你还是休息一下吧,刚才是你低血糖摔倒了”。老太太也说,刚才上台阶时眼前一黑就啥也不知道了,于是给儿子打了一个电话,要儿子来接她。

老太太的儿子一会儿就赶了过来,看到母亲无恙,先对赵哥千恩万谢,随即给县电视台打了个电话,让过来采访报道一下——原来,老太太的儿子是县委宣传部部长,电视台不敢怠慢,来了三四个人,拿着话筒,扛着摄像机,让赵哥讲一下刚才是怎么救老太太的。赵哥从没有接受过采访上电视,紧张得磕磕巴巴的。

赵哥救老人的事迹晚上就上了县电视台的新闻,等于给诊所做了一次免费广告,病号们纷纷寻址而来,孩子发烧的、感冒的、腹泻的,整个屋子里都是挂吊瓶的人。那时,大人们看病都想快点好,孩子要发烧恨不得马上退下去,本来一般的感冒发烧就是输瓶消炎的青霉素、一瓶VC或B6。有人觉得贵的就是好药,赵哥就给他们输先锋、头孢噻肟钠。

2

赵哥的诊所不像医院内、外、妇、儿分得那么细,除了常见的症状,也看儿科、妇科的病,还有一些外科、骨科的,什么孩子被热水烫伤的,手划伤需要清创缝合的,也有武校学生练武时扭伤、拉伤、轻微手脚骨裂的,对于下颌、肘部脱臼的,用中医正骨的方法也能处理好——总之,在这里,可以见到各种各样的病号。

以前在医院实习的时候,天天写病历抄药方,一个住院病人每天连输加吃的,差不多有20多种药,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哪种药真对症。到了赵哥诊所后总算觉得接地气了,他是真教,我是真学。有时开一种药就可以处理好病号,比如成年人发热,就开布洛芬,幼儿腹泻,开思密达或鸡内金颗粒就行。

上午和傍晚是诊所里病人比较多的时候。病号大多数是附近小区的居民,也有远点工厂的工人。一天中午,搪瓷厂送来了一个刚初中毕业的小女工。天气热,室内温度高,来的时候女孩全身抽搐得厉害,显然是中暑了。赵哥赶紧给她补液、补充电解质,车间主任帮忙交的药费。

搪瓷厂出的缸子出口欧洲,一个县城的企业能做到这个地步,我以为很厉害。可车间主任说,不是能做出口产品的厂子就是好的,他们厂子烧煤污染得厉害,人家欧洲是怕污染环境才不生产的。

一天傍晚,附近的影楼送来了一个19岁的女孩,失恋后喝了农药。我们赶忙打了120把病号送到了县医院急诊室,最后还是没有救过来,挺可惜的,影楼老板赔了15万元了事。

还有得了癔症的——一个胖老太太“撞嗑儿”了,天天学前一段时间去世的一个男人的声音说话。刚开始,我还有点不信,觉得这是迷信,可实际看到了,也只能相信有这种匪夷所思的事儿。老太太本人“撞嗑儿”时对自己在做什么浑然不知,年轻的病号觉得瘆得慌,年龄大的人就在一边偷着乐。

赵哥以前处理过这种病号,就用针灸扎老太太双脚的“涌泉”穴。这针灸还真管事,老太太就像从睡梦中苏醒过来一样,惊异地看着周围的人,说:“我这是怎么了,我又没有病,怎么跑到诊所来了?”周围的人就都哈哈大笑起来。

2006年3月底,我在诊所学习了有1个多月后,赵哥又想在鄄县的西关再开个诊所,就交给我盯着。

刚开始,赵哥聘了个县人民医院内科退休的老医生带我。老医生自己有些长期病人,他的身份也让附近的居民容易接受(因为人们普遍觉得年龄大的医生有经验)。还有个在附近医院上班的护士,会在休班时来诊所兼职,打针、拿药、输液,负责给小孩子扎头皮针。

西关诊所开业那天,赵哥在附近酒店摆了几桌酒,让我放了几捆“开天雷”。来的亲戚朋友有送花篮的,也有送匾的,也有给礼金的。那个老医生也来了,他姓王,是熟人介绍的,个子不高,大腹便便。兼职的护士也来了,姓刘,个子挺高,偏廋。

诊所刚开业的几天没有个病号,就连附近的商铺邻居也只是进门看看、打个招呼,没有看病的,也没有买药的。我心想,真是着急的庄稼、磨蹭的买卖,干啥都是头三脚难踢。

王医生早上8点来上班,中午在诊所休息一会儿,下午从2点坐到5点,一周5天。刘护士基本上是隔一天一来,出现时间和王医生差不多。我住在诊所2楼,除了买菜、拿药、去东关的诊所外,基本没有什么外出,早晚都要盯着,没有周末和节假日。除了跑腿儿,我也要处理外科包扎、缝合和收钱。

一个傍晚,只有我自己在诊所。有个中年男人急匆匆来到诊所,说喉咙疼,要买盒西瓜霜润喉片。他给了我100,我找了他95。天黑后赵哥过来结账,看到我收的那张100元,用右手的拇指肚摸了摸说,“这张是假的”。刚开始我还不信,再和真钞对比了下,X,不管从色泽,还是从纸质、手感、印刷,都和真的不一样。

西关诊所南边是个小超市,超市老板娘有个4岁的儿子。一天孩子刚睡醒,老板娘拉他起床,把孩子右手肘关节拉脱臼了。见孩子疼得一个劲地哭,老板娘就把孩子抱了过来。只见王医生左手按住孩子的右手肘,右手握住孩子的右手腕,向下一拉一拽,接着往上一推,就听“咔擦”一声。接着,王医生给了孩子一支笔,孩子用右手拿着,也不哭了。

王医生说:“好了,没事了。”老板娘问要多少钱?王医生笑笑说:“都是邻居,算了算了。”要是在医院上一次肘关节脱位,拍片加手法,最少也得200多,王医生没要钱,老板娘就回超市从货架上拿了几包咸干花生和瓜子,我们就收下了。

王医生问老板娘超市的生意怎么样。老板娘说,她自己带孩子,也没班上,就开了个小超市,别看地方不大,光这些货物和货架,就投入了6万多。还好她老公在工商局上班,多少有点照顾,不赔也不赚,凑合着开着,总比闲着玩强。

诊所北边是一家土特产店,一个初中刚毕业的小胖子看店,胖得眼睛只剩一条缝儿。他有时也和我聊几句,问我:“吃减肥药管用吗?我可是爱吃肉,一顿不吃都馋得不行,又不喜欢运动。”我说诊所没有减肥药,也不治疗肥胖。也问他:“经常来你店帮忙的陈叔是干什么的?”他说,“是跑安利的”,是他爸的小学同学,“现在我老爸是农业局局长,他还不是想利用我爸的关系促销产品”。

后来,这个陈叔晚上没事了也会来我们诊所坐坐。刚开始就是拉家常,他说自己曾是厨师,现在岁数大了,经朋友介绍,“喜欢上了直销行业”。他给我演示一些清洁设备,说如何环保,还有牙膏,如何保护牙龈,还有肥皂,杀菌效果有多强。

他说,靠死工资啥时候才能买房买车?只要业绩上去,有了“蓝钻”、“红钻”,就啥也不用干了,“只吃业绩就行”。他说看我是个人才,有意培养我成为他们的会员——不过,要先买上几百元的货,还有各种贵的保健品、维生素。他在一旁说,我在一旁听他鬼扯。

接下来几天,陈叔白天就在土特产店里免费帮忙,傍晚吃过饭后就来诊所向我推销产品。我该倒水还是倒水,该热情还是热情,就是不提买产品的事。

过了几天,他就不来了,又去了另一家店铺。

3

第一个月,西关诊所刨去王医生和刘护士的工资,剩不下钱,还赔了;第二个月,赵哥就把医生护士都辞了,只留我在诊所看着。

西关诊所再南一点,有个小菜市场,我有时早上去买菜,就认识了几个买菜的摊主还有卖肉的胖子。胖子姓孙,40岁左右,每次卖肉总爱多剌,你要三斤,他会给你拉四斤甚至五斤,还说,“剌多了,看看能买这么多吗?”一般顾客也迁就说,“算了,多点就多点吧!”

一天傍晚,孙哥来诊所,和我小声说他小便后有白色液体流出,也不知道得了什么病,让我不要和他的家里人说。我检查完,又让他明天到县医院的泌尿科查,确诊是尿路感染,要输一周的消炎药。

第一次来诊所输液,孙哥交了输液费和药费,第二次再来,他就说,要不等7天液都输完后一起算吧,我说那也行。可等到一周的液输完后,他再也没有来过诊所,更别提还医药费的事了。耗了几天,我去买菜的时候,特地到他的肉摊前说,医药费该结算了,我们也要进药啊。他满口答应,“这两天有点忙,过两天,我一定去结账的”。

结果,2天,3天,4天,又一周都过去了,他还是没有来还医药费。

赵哥知道后,给我出了个主意。他说:“这种人就是赖皮,我们要对症下药——他开始的时候不是说了嘛?不要告诉他的家人。这样——你就拿着输液时的处方和药费单,去他家里要账,看看他给不?他上午卖肉,下午有时间,你就在晚饭前去,他肯定在家。”

去人家家里讨账,我有点不好意思,但他的医药费有两百多,我硬着头皮也得上。我问附近的邻居孙哥住哪儿,有人用手指了指,说:“就在那条胡同的里面往南拐,他家的大门朝西。”我顺利地找到了他家,拍了拍大门,开门的是个中年妇女。我说,“孙哥在家吗?”那个女人扭头朝院子里喊:“孙福,有人找你!”

孙哥家里还有条用铁笼子圈着的黑背,叫得特别凶,我不敢进门。孙哥从屋里跑出来,见是我,就用右手拍着我的后背,又打马虎眼说:“兄弟,前几天欠的屠宰费,还要到家里来,我又不是不给……”他让女人回屋里取,女人一听是屠宰费钱,二话没说进去就把钱拿了出来。

孙哥把钱递给我说:“上屋里一起吃个便饭?”

我赶紧说:“不了,你们忙吧,我还有事。”

到家要账这么顺利,我还是没有想到。

晚上10点左右,诊所斜对面那家饭店的老板娘来叫我,说她饭店的陪酒女喝多了,让我带着药箱过去看看。我也没法拒绝——诊所是24小时营业的,要随叫随到,不然以后有病号不来了,那就完了。

我拎着药箱去了饭店,老板娘把我领到陪酒女们的住处。是她开的门,一间宿舍,住着五六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其中一个因为喝多了,胃难受。我问她有没有既往史、过敏史,她说没有,我就给她开了几粒保护胃粘膜的药和“解酒灵”。

药费是老板娘付的。临出饭店的时候,我问老板娘,你饭店不大,咋招这么多陪酒女?她说:“男人就爱这一口,没有陪酒女,喝酒请客的谁来?”

几天后,那个喝多了的陪酒女来诊所了,陪她一起来的还有个穿厨师衣服的年轻帅哥,染着黄色头发。帅哥和我说,这是他刚认识的女朋友,上午去医院妇科检查了,有妇科炎症,本来想在医院治,可是这个月工资花没了,要等下个月10号才发,“你们先给输着液,等发了工资一起算”。

有饭店在,哪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就给那个姑娘输了几天液。输完液后,他俩有时还会过来诊所坐坐,每次都很客气地说,“再等几天就发工资了,发了工资马上还医药费”。我也客气地说,“不急不急”。

可到了下个月10号之后,就再也没见他俩再过来聊天了。

有一次饭店老板娘过来买药,我问她那个厨师和陪酒女呢?老板娘知道了我问的是谁后,说:“10号发了工资他俩就辞职回男的老家了。”

西关诊所开了4个月,连在赵哥诊所的时间,我一共干了5个月。来诊所就诊的人就那么些个,我天天守着诊所,也有点腻了,医术谈不上有什么长进。我和赵哥说了情况,他说从第二个月开始总算有了一点盈利,也不多,这几个月,除了吃喝,还有要不上来的医药费,给我1000块工资。

4

2006年7月底,赵哥把西关诊所关了,和几位朋友承包了县城东郊的一所镇卫生院,把我也带去了。他的朋友有骨科、外科、妇科、化验科的医生,都是在各个公办或民办医院上班的,谁有时间,就把自己的病号带到新开的医院就诊。

医院刚开,病号不是熟人就是熟人介绍来的。哪个科室忙,就喊我去哪里帮忙,帮内科医生开检查单,给外科医生当助手递送剪刀镊子。

一天下午2点多,来了对中年夫妇,说是找周医生。周医生是民办医院的泌尿外科医生,他们是别人介绍过来的病号。我给周医生打电话,还没等我说完,他就让我去手术室,先和护士小徐说一声,一会儿他就过来给病号做手术。

没过半小时,周医生就开车过来了。我们换好无菌隔离衣,让病号进了手术室,打开无影灯。我问周医生是啥手术,周医生笑着说:“结扎吻合术,也就是对接输精管,男的下午去了计生站,那里给他结扎了,咱再给他接上。”

我第一次听说这么奇葩的手术——怎么还和计生站唱起了对台戏?那边结,这边接?周医生说:“有需求就有市场,我们泌尿科也算是积功德。这个男的都有俩个闺女了,他爹非要个孙子不可,每年过年都闹得过不好。计生站让结扎就结扎,结扎后,到什么地方接,又没有人跟着,找个熟人,不就接上了?他们结扎免费,我们接上就收费了,可多可少,全看熟人的关系——我们这段时间光接这种手术了。”

我心想,这个男的也够倒霉的,一下午要进2次手术室,看他走路都疼得不敢迈大步,像戴着脚镣赴刑场的罪犯。

我们让他躺在手术床上,把需要手术的部位用碘伏进行消毒,再附上洞巾。做的是局麻,男人是清醒的。周医生用剪子把刚缝好的黑色丝线剪开,叠好的纱布块沾掉血迹——输精管是截断了,两侧又被用丝线扎住。周医生剪掉两侧丝线,再把输精管外翻,重新对接上。这手术看着简单,做着难,输精管细得像女人打耳洞后插在洞上的塑料白针,一圈要缝上4针,眼神不好、手稍微一抖,就对接不上。

将近1小时,手术才顺利结束,是否成功,周医生和我们心里都没有100%的把握。周医生让那男人去了病房——其实这手术不耽误吃不耽误喝,马上回家输几天液、换换药也行,可男人不放心,非要住几天才走,那就以他的想法为主。反正住院期间,除了每天换一次药就是输一次消炎药,护士后期处理起来不复杂。

没过几天,医院里又来了个中年妇女,也是来做结扎后手术的。这次,小徐联系的是某医院的妇科医生兰姐,她回复说下午没时间,要安排在晚上做。小徐便去手术室消毒、准备手术器械。

把那女人安排进妇科病房后,陪着她一起来的丈夫来找我,说怕妻子手术后大小便不方便,问哪里有卖便盆的。我告诉他,从医院大门出去,对面的一家超市就有卖的。

晚上7点多,兰姐带着一个年轻帅哥来了。她和我们说,别看这小伙子岁数不大,麻醉的技术还是比较过硬的。可病号上了手术台,打上了麻醉,才过了几分钟,血压、脉搏就迅速下降,接着,病号突然休克了。我们一阵忙活,心脏按压、吸氧,总算给救了过来。

手术还得继续,要把结扎的输卵管接上,要是病号的丈夫在现场,肯定吓得不轻,还好,后面的手术进展顺利。

病号回外科病房输液,兰姐去了收款处,领了她和麻醉师的辛苦费,就开车走了。

越是熟人介绍的病号,越在收费上不能含糊。

一个熟人给介绍了个结肠癌的老头,退休教师,本来想在县医院做手术的,可接诊的医生和赵哥认识,说上我们这里来做手术,同样是县医院的医生,手术费那边是4000,这边只收2000,省钱,合算。

在儿女的搀扶下,老人来到了我们医院,当天晚上就安排上了手术。我负责递手术器械,清点纱布块。手术就是把结肠上有肿瘤的地方切掉,再把两端接上,当把结肠剪断时,主刀医生让一位护士,拿着一个套有方便袋的塑料桶接着,大便顺着剪开的结肠流了下来,整个手术室都是臭味,又不能敞开窗户通风,只能忍着,熏得我们只能皱眉,希望手术快点结束。

手术进行了快2个小时才结束,把病号送入病房后,病号的儿女非要请主刀医生吃饭。也是熟人,盛情难却,除了值班护士外,我们一共去了7个人,加上老头的儿子,正好一桌。大家坐好后,赵哥对着老头的儿子说:“放心吧,主刀是咱们县医院的专家,等于让你少花了一半的钱,享受一样的专家服务。”老头的儿子忙点头说:“感谢,感谢,各位辛苦了,大家吃好喝好。”

当时我真以为这台手术给病号省了不少钱,可后来的事越来越离谱——手术费是2000不假,可输液费涨上去了,一天500多。老头也不好办,既然在这儿做了手术,就不能随便换医院输液,要是转院有个意外,那可咋办?上船容易下船难,等他们出院,费用差不多要8000。

有次夜里,急诊来了个70多岁的老太太,家住附近,因为走路不小心摔了一跤,脑门划了一道2厘米左右的口子。外科值班的吴医生让我一起去手术室给老太太缝合包扎。手术不复杂,清创,打麻药,缝合,包扎,时间并不长,就处理好了。

可老太太胆小,自己说,“出这么多血,还是住几天吧”。儿女们也没有说什么,就给老太太办理了住院手续。白天输液、换药,住了7天了,老太太也不说出院,儿女们就更不好意思说,怕落个“怕花钱”、“不孝顺”的名声。

最后,老太太的儿女们给医院送了3面锦旗,院长室、门诊医生、病房护士各一面,吴医生才强制着让老太太出院回家。

5

2006年8月下旬,输液室经常有个开着奔驰车的中年男人过来,陪一位穿黑裙的女士输液。22号那天,输液室的值班护士家里有事,让我帮忙值班,这对男女又来了。没事闲聊,我问男的,“大叔在哪里上班”。他说话很随和,说自己开了一家职业中专,这几天忙着给广东的电子厂送工人,马上就要走一批。

“这职业中专不要学习3年吗?怎么说走就走一批啊?”我惊讶地问。

大叔笑着说:“还学3年呢!广东那边电子厂缺大量的工人,只要初中毕业,来我们学校培训7天,办个中专证,有老师带队,就可以去广东电子厂上班了。只要交了学费就给办证,还保证就业,要是有一个月内因为工厂原因被辞退的,再免费安排就业。我们这个月都送走4批学生了,一批50多人——放心,我们都是本地人,绝对不会骗人。”

他自己介绍姓罗,可以叫他罗校长。他说,“广东的工资是咱这边的好几倍,电子厂管住、管吃、管穿,基本上花不了什么钱”。还说,“以前有姐俩儿,两年就挣了10万,在老家农村盖了两层楼,她们弟弟结婚就不用爸妈发愁了”。附近村子的村民看这俩姐妹这么能挣钱,“也会带孩子来到我们学校,让我们帮他们办证、找工作”,“我们一直不愁生源,都是学生介绍学生,咱们口碑好”。

我问他从办证到找工作要交多少费用?他说:“2500,全包了,要是你给我们介绍一个学生,我们给你200。”

我又问他那边工资是多少,他答:“差不多有你们科室主任的工资那么多,第一个月试用期是1800左右,第二个月就有2000多了。”

我问我去电子厂上班能行吗?罗校长笑了:“开玩笑呢?干医生多好,去电子厂都是没有学历想打工挣钱的。”

我说我也想挣钱:“现在我的工资也就是600,除了零花、手机费,也剩不了多少,啥时才能买房、买车?”

“真的,要是你真想去,价格可以给低点,包括办证,一共收你2200就行。”他看着我,又说,“不过,你的年龄可能超了,电子厂只要18到21岁的,你多大了?”

“22。”

“哦,可以想想办法,给你借个身份证,这个费用也不加了——还有,近视眼的他们不要,你要买个隐形眼镜就可以糊弄过去。”

“行,这个没问题。这两天,我就去买。”

我找赵哥说了想去广东找工作的事(没说去电子厂)。他说广东那边太乱了,不安全,传销的、诈骗的、骑摩托车抢包,到处都是。我说没事的,自己小心就好。他看我离心已定,给了我两个月的工资,又给了我300元,算是奖金。

我把不用的书和衣服邮回了家,也没和爸妈说去广东的事,和赵哥一起吃了顿饭后,就去了罗校长的职业学校。去了我才知道,什么职业学校,没有牌子,也没有几个学生,只有南北两趟瓦房,南边的是宿舍,北边的是教室。

我去买了隐形眼镜,罗校长帮我借了张照片和我脸型差不多的一代身份证,手写的,姓名不一样,还要办一个电子专业的中专毕业证和流动人口婚育证明。这些都不用我操心,我唯一紧张的是,身份证突然换了一个名字,一下子有点不适应。

我去学校的第二天,罗校长就从周围县市又招了40多个学生。晚上闲聊的时候,我发现里面还有初中刚毕业的,才17岁,年龄不够,多交200,学校帮忙给借身份证——在这里办证,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到了第三天,学校通知:下午3点统一由一个姓董的老师带队,租了大客车,中通客车,53座的,拿好证件,坐车去广东。

年轻人们大多没有出过省,多少有点兴奋。大家把行李放到客车下面的行李厢,只带个小背包上车。走的是京珠高速,车窗外开始是平原,接着是丘陵、山地。走了8个小时才在服务区停了一下,去一下厕所,吃点东西。服务区的东西太贵,我们就吃一些自己带的火腿肠、方便面。

后半夜,除了路过村庄时有点灯光,车窗外始终一片漆黑。大家的好奇心也没了,坐得全身都累,昏昏沉沉,都睡着了。到了早上6点多钟的时候,车子经过武汉长江大桥,宽阔的江面,钢结构的大桥,让第一次看到长江的我们从车窗里往外张望。下午时分,进了岭南地区,过了郴州,一个山洞接个一个山洞,黑暗的时间比光明的时间多。

傍晚,客车进入了广州黄埔,路边有了高大的棕榈树(当时我以为是椰子树),平时,只有在电影上才可以看到的亚热带美景,就在车窗外了。

客车在一个工业区和城中村的交界处停住了。我们从车上下来,拉出行李跟着带队老师,进了黄埔的一个城中村。

学校的出租屋是个3层小楼,一楼有3间卧室,1间厕所,1间客厅,地上铺着旧凉席,这层住男生。二楼住女生,三楼住老师。没有老师的允许,男生不准上楼。有事,给老师打电话。

6

迷糊睡了一宿,天一亮我们就起来了,有的去洗脸刷牙,有的出去买早餐。7点半,大家拿着行李跟着董老师去了附近的电子厂。

这是一家外资企业,管理严格,只接受各中专学校的学生,从劳动市场很难进来。董老师和厂里负责招聘的主管打了招呼,大家排好队进了厂。还有别的学校的学生也来“应聘”,我有点紧张,怕提问时把自己的真实名字说出来。招聘人员一个一个对着学生的脸,查验身份证和毕业证,再让大家填信息、测视力。有外校的学生当场就被招聘人员查出了是借的身份证,他真实年龄不到18岁——前几年工厂出现了一次工伤,后来一查,受伤的工人还是未成年人,被罚了款,所以现在招聘特别谨慎小心。

参加应聘的学生太多,都排队在太阳底下晒着,快到11点才算结束。我们一车的学生都被打乱了,分到不同的宿舍,我忐忑的心,平静了许多。

下午就军训,说要训2天,在工厂的道路上,所有新员工排成一个个方队。

军训不算啥,主要是晒。下午军训后回宿舍冲了凉,晚上教官也不放过我们,一会儿下去集合,一会儿又在走廊集合,一会儿又整理内务,一直折腾到10点多,才让睡觉。

上班后,车间管理很严格,迟到3次就被辞掉,有事要和班长请假。我们每个人发了一本22页红皮的《员工工作手册》。我第一周是夜班,从晚上12点到早上8点,除了喝水和上厕所外,不准离开工作车间。一个宿舍8个人,上什么班的都有,上半夜在宿舍睡不着,有听歌的,有抽烟的,有洗衣服的,根本休息不好。进来车间,先是困得不行,后来饿得厉害,一直盼着天亮。

周五换班,我拿着自己的证件,坐了一上午的公交车去了南方人才市场,找了个免费窗口,写了份应聘材料,交给了工作人员,几天后就接到一个海珠某社区医疗服务中心负责人的电话,说,简历已经看过了,让我马上过去上班,他们给买五险,包住,有工作餐,工资1880,有节假日,还有奖金和补贴。

我和班长说要辞职。他说:“干得好好的,怎么说走就走?别人想进来都不容易进来。还有,干不够15天,没有工资的。”

我说:“谢谢班长的照顾,上班时我都睡着过几次,你都没有说我。”

他说:“都是出门打工,不容易。”

2006年9月1日,我到社区医疗服务中心上班。主管张医生帮我拿着行李,领我去了职工宿舍2楼。每位医生都有一个单间,有阳台,有洗手间,有卧室,食堂就在宿舍下面。他说,由于我刚来,还要熟悉一下,暂时上白班,不安排夜班。

同事们之间都非常客气,感觉也没有严格的管理制度。每人一张诊疗桌,一台电脑,没有病号的时候,大家还有时间聊聊天,说说自己老家的风土人情和特产。

重新回到诊疗的工作氛围中,同事们之间关系融洽,工作也不太忙。来就诊的都是附近的居民,也有打工的外地人。当地人说粤语,那些上了年纪的老年人说话,我有点听不懂,每天都为与病号的语言沟通感到束手无策。

就在我郁闷的时候,一所中学医务室给我打来电话,说看到了我在人才市场的简历,他们有一位医生退休了,要再招聘一位,希望我去,工资待遇和社区医疗中心差不多。我问,病号都说什么话?人事主任说,学校里都是老师、学生,都讲普通话。

2006年9月7日,社区医疗服务中心的领导还要挽留我,说,“白话”听不懂,可以慢慢学嘛,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学会的。对于短时间听懂粤语,我还是没有信心,就说,先去学校医务室看看,如果适应不了,再回来。

学校也给我提供了单人宿舍,在负责人的带领下,我很快熟悉了医务室的工作——无非是让学生正确做眼保健操,以及正确刷牙、剪指甲,预防脊柱侧弯,预防龋齿,合理膳食避免肥胖等等。医务室里多是感冒、发热、腹泻、外伤等的孩子,只要加强卫生宣传教育,数量会下降很多。

有一次,校长给我们开会说,你们的工作内容就是保健和预防,要是每天没有学生看病最好,看病的学生越多,我越要批评你们。

听到校长这么说,我和几个同事都乐了——我想起了刚在赵哥诊所上班时,每天为病号少而担心自己的收入。现在,我不再为“以药养医”发愁了,工资还涨了3倍。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编辑 | 沈燕妮 运营 | 梨梨

发表评论 发表

2018研究生考试第一天!研究生文凭到底有多值钱?

据媒体报道,2018年研究生考试报名人数超过230万,相比去年报名人数,增加超过30万人。精心准备之后终于利剑出鞘。今天,他们走进考场,为梦想前行。

根据以往的经验,每年都会有一些报名参考人员因为各种原因没能走进考场,但今年报考人员如此之多,让人感慨。无论是应届考生,还是往届考生,报考人数都有大幅度的增加。这里面至少有两个原因:

严峻的就业形势

高等教育已经由“精英教育”逐渐转变为“大众教育”,从全国范围来看,高校录取率普遍超过70%,部分省市的本科录取率都超过了60%。社会上有这样一种调侃:“‘不上大学’比‘上大学’难”。

大量的高校毕业生涌入社会,给就业造成了极大的压力。虽然有些大学、有些专业就业形势还不错,但总体上看,不少大学生仍然很难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所以,我们会看到学物理的做销售;学机械的做销售;学历史的也在做销售。

一位考研生认为自己是“逃避就业一族”,看到一些同学“跑招聘会”,简历发出去不少,有的也参加了面试,但多数是垂头丧气的回来,这些 “优秀”的同学都没能找到满意的工作,自己更没了信心。另外她觉得自己还没有做好进入社会的准备,无法处理社会上复杂的问题,还想在学校里再待上几年,所以就选择了考研。

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一般人都认为,“高学历”会有“高收入”和较高的社会地位。事实也的确如此,从公开数据上看,博士生的平均工资待遇比硕士研究生高;硕士研究生的平均工资比本科生高。

其实,读研不仅增长了学识,也拓宽了眼界,以后进入社会,会更加理性的分析问题。还有,文化层次高点,生活品味自然会好点。所以,人们想通过读研来获得“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

但是,考取了研究生是不是就意味着能找到好点的工作?应该说,这是一个几率的问题。如果仅仅抱着混文凭的态度来读研,学习期间不思进取,到头来可能并不会让自己成为就业市场的“抢手货”,甚至会竞争不过本科生。这样的研究生数量不多,却也造成了一定的社会影响,让一些人以为“读研干嘛?研究生不值钱了!”

其实仔细想想这是一种主观意识上的误解。

第一,研究生数量多是社会发展需要

从社会发展来看,人们的学历越来越高是一种趋势。曾经,中专生就是“社会栋梁”,到如今不少单位招聘员工最低要求是“全日制本科”学历,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研究生数量的增加也是为了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

举个简单的例子,现在医生和律师越来越多,是否能说明医生和律师不值钱呢?恰恰不是,而是因为社会对医生和律师的需求越来大,要求越来越高。同时,医生和律师的收入和社会地位越来越高,所以会有很多优秀的人去学医、学法,然后成为医生或律师。

研究生也是如此,国家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必然需要大量有知识、有技能的知识分子。这样,科技、文化、艺术、教育、卫生等各行各业才会繁荣。

第二,只是用金钱价值来衡量研究生太狭隘

“考取研究生,获得‘高学历’,就会有高收入”,在这种思想下,读研显得太过功利。我们通常说“知识就是财富”,这个财富不仅仅指物质财富,还应该有精神财富,包括对未知的不懈追求、对专业的精益求精、对人生的不停思索、对生活品质的执着等等。

第三,研究生比本科生在事业发展上更具优势

如今,虽然大学生比较普遍,但研究生仍然是“稀缺群体”。比如,在一些科技公司,从事技术的人员必须具有研究生学历,本科生只能从事后勤或者销售工作。从这里可以看出,研究生的事业平台比本科生要宽广的多。

就算研究生和本科生从事同一个岗位,一般情况下,研究生更能受到上级领导的关注,得到的工作支持力度更大,以后的发展机会更多。

所以,加油吧!读研或许不能让你“荣华富贵”,但绝对会让你走向更高的台阶。

发表评论 发表

评论列表(74条) 平静的阿亮 专科可以考研究生吗? 2017-12-23 举报 回复 5

轶工坊 金牌宠粉官,名师,教育领域创作者,活力创作者 可以的😊 2017-12-24 举报 回复 3

来自南方的夜猫子 同问,顶上去! 2017-12-28 举报 回复 赞 全部6条回复

百度网友baeadfc9 今年儿子准备报考中山大学研究生,整个暑假都在图书馆学习,真是挺辛苦的。儿子加油!你一定能如愿以偿,顺利通过考试,走进中山大学的校门。 2017-12-23 举报 回复 50

啊嘿妖怪819 牛逼,好点子 2017-12-28 举报 回复 赞

abc63866700gN 社科院,很难考的。我家孩子考了三年,才考上。 2017-12-24 来自北京 举报 回复 3 全部6条回复

百度网友b0d9b3 祝2018年考研的同学都如愿考上理想的大学 2017-12-24 举报 回复 27

桶木妖克 祝愿是美好的,但每个学校都有固定名额,不可能全都考上的呀… 2017-12-24 举报 回复 赞

雁字回时别来无恙 所言极是,深有同感 2017-12-24 举报 回复 赞

薄荷加冰块透心凉罒罒b774 就得往上考啊,现在对学历的要求越来越高。 2017-12-23 举报 回复 8

生活啊ohoh 现实啊! 2017-12-23 举报 回复 赞

人不风流枉少年Ec 还是看你想在哪里发展,我国西部地区对研究生需求很大,就算你是普通高校的研究生也能找到不错的工作。相对的发达地区,人才密度高,工作当然不好找 2017-12-23 举报 回复 8

了无痕67 儿子加油 2017-12-24 举报 回复 7

天生我才必有用Tl 我儿子在一所985大学保研本校,可他不愿意,所以放弃并自己考研。祝儿子成功! 2017-12-24 举报 回复 5

天生我才必有用Tl 不是西农大,而是很好的名校,并且学科也是学校权威学科。 2018-01-10 举报 回复 赞

绍宏伟 赞同!!英雄所见略同 2017-12-28 举报 回复 赞 全部3条回复

官人7eHry 学一门实用的手艺,比天天这里投简历,那里投简历好。也就是大学生所谓的创业,我们学手艺的是低学历创业。 2017-12-23 举报 回复 4

热情的sds61 手艺人?可能过几年连手艺人都是大学生了, 2017-12-23 举报 回复 赞

丽挂闲棋 希望我们的孩子都能如愿以偿 2017-12-24 举报 回复 3

闯马门7740af 祝你成功!加油,加油,加油! 2017-12-28 举报 回复 赞

孙育鹏哈哈哈 我昨天考完英语就炸了 // @y599214883 : 刚刚考完数学二,发现自己炸了 2017-12-24 来自北京 举报 回复 3

烤肉上的番茄酱 一个字,我服你 2017-12-28 举报 回复 赞

笔墨哥 中小学教师 加油 2017-12-23 举报 回复 3

必将至死不渝05 加油吧!未来的研究生们! 2017-12-23 举报 回复 3

漫天飞雪5691 我姑娘也考,孩子挺辛苦,但愿如愿吧,老爸祝福你 2017-12-24 举报 回复 2

天的朝咕嘟 祝你成功!加油,加油,加油! 2017-12-28 举报 回复 赞

zy1111111yu 今年我妹妹保研中大的 // @百度网友baeadfc9 : 今年儿子准备报考中山大学研究生,整个暑假都在图书馆学习,真是挺辛苦的。儿子加油!你一定能如愿以偿,顺利通过考试,走进中山大学的校门。 2017-12-24 举报 回复 2

施蜻勉 加油,向你致敬 2017-12-28 举报 回复 赞

航母下水 230多万考生大部分都报考了985,211了吗?那就竞争太激烈了。 2017-12-23 举报 回复 2

风轻云淡烟波客 这倒不一定,有的人本科出身低微,稍微努力一下,考个稍微好一些的。 2017-12-24 举报 回复 赞

快乐的海盗zP 比较中肯 2017-12-23 举报 回复 2

岁月静好恭喜发 祝愿女儿超常发挥,考人大研究生成功 2017-12-24 举报 回复 1

吃瓜皮的群众9156b4 哈哈哈,问得好 2017-12-28 举报 回复 赞

give你五毛 面试你的可能是小学同学,初中同学 2017-12-24 举报 回复 1

风轻云淡烟波客 全国都这样 // @小石头1830459 : 我是东北的,这几年就业形势真的特别不好,比我本科毕业时差好多 2017-12-24 举报 回复 1

y599214883 刚刚考完数学二,发现自己炸了 2017-12-24 来自新疆 举报 回复 1

孙育鹏哈哈哈 我昨天考完英语就炸了 2017-12-24 来自北京 举报 回复 赞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