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高升学班多少分能上,考高分的他们 为何选择去职高?

浏览:3690   发布时间: 2022年05月15日

孩子没有考上普高,又不想读职高,还有其他办法么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被家长问这个问题了。此次我想换个角度,给家长讨论下这个问题?

初三毕业生,十四五岁的年纪,当他中考之后,面前的路看似很多,其实就一条,那就是继续上学。此时,你可以选择普通高中或者中职教育。

还有其他办法么?没有了,几乎都走不通。

你去找个企业让他打工?年龄太小,而且大概率孩子吃不了那份苦,过不了几天就不干了;你去给他找个学技术的师傅?学什么技术?修车还是炒菜,孩子一点相关专业的知识储备都没有,很难如家长想象的那般,任劳任怨,努力学习,基本都是打杂,干几天,失去了新鲜感,看吧,孩子就又回来了。再说找个师傅的问题?你去哪里找师傅?难难难。

所以,兜兜转转跑了一圈,还是得回到学习上来,至于不想读职高这个问题,我倒想给家长掰扯掰扯。

一、还在纠结这个问题的家长,观念已经严重落后了。

职业教育发展到今天,已经与过去完全不同,尤其是近几年,呈现出翻天覆地的改变。职教高考进入大众视野之后,就业与升学已经成为中职教育的主流方向。这几年职业教育的投入相当大,各个职业学校的软硬件都在大幅度提升,教师能力水平也在稳步提高。总之,整个中职教育的发展,都在大踏步地往前走。

职普分流,解决了中职教育生源的瓶颈问题,尤其是近几年,各校的生源质量不断提升,录取分数也在水涨船高。

在这一系列的发展推动下,中职教育的管理能力也在大幅度提升,最重要的是各个学校之间在快速形成了新的排位格局,优质中职脱颖而出,其育人效果,不论是就业、升学、竞赛、创业都逐渐成为业内翘楚。

所以,家长还抱着老眼光看待今天的职业教育,显然已经落伍了。你去看看那些军事化管理的中职学校,那些优秀的中职升学班、竞赛班,那些量身定制的订单班,那里的孩子同样活得精彩,活得有意义。他们的眼中也有光,他们的心中也有梦想,并在为之奋斗着。

对于家长来说,不用看其他人怎么说,您就到一些管理比较好,升学比较好,就业比较好的学校或者专业走走,看看,问问。根据自己孩子的需求,选择合适的才是最重要的。

推荐给不了解中职教育的家长,快速成为圈里人

二、中职并不是家长所想象的那般不堪,你要找的只是最适合的那个

现代的中职教育已经发展到了什么程度?大多数家长并不清楚。其实,越是职业教育发达的地区,其专业、学制、班型的细分就越明晰。很多都可以做到量身定制,都是为了满足家长和学生的不同需求。

1.极致就业需求——订单班(适合对有某一专业强烈就业意愿的学生)

对于一些想要就业的学生来说,升学并不是他所追求的,而且有些专业并不适合升学。因此,针对这些就业需求强烈,很多学校会和专门企业合作开设订单班。这样的订单班一般都是小班制,学校在招生时与企业一起面试测试,挑选合适的学生,实施学徒制教育,学生毕业后直接到企业就业。

这样的班级很多,例如:

宠物养护与经营专业,与宠物美容机构开展订单式;

高星级饭店运营与管理专业,与钓鱼台宾馆、香格里拉、国际金钥匙等大型酒店订单培养。

烹饪专业,与知名饭店订单培养。

2.普通就业需求——冠名班

冠名班和订单班的不同之处在于对就业的需求程度以及体量和企业参与程度。众多中职学生中,总有一部分不喜欢学习,不愿意上课,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的学生。那么这批人,就可以选择冠名班。实习、就业都可以到冠名企业工作,相当于是给了自己个很好的出路。当然,如果不想就业,也可以参加升学考试。

冠名班,普遍都是一些劳动密集型大厂。很多人看不上,但是对于一些不愿意学习,也没啥技术的孩子来说,相当于是找到了一个工作的途径。

3.竞赛需求——竞赛班

技能竞赛在职业教育领域的分量非常重,是所有学校都在努力奋斗的方向。而且目前世界三大奥运会,一个夏季奥运会,一个冬季奥运会,第三个就是世界技能大赛。由此可见,技能竞赛在职业教育中的地位。一般这样的班级类型不会在招生中直接录取,都是从学生中选拔技能水平高的学生,如果孩子动手能力强,头脑灵活,则可以考虑这样的班级。

4.升学班——3+2班

对于学习成绩一般,担心孩子考不上大专的家长来说,3+2是一个比较稳妥的方式。当然,收分越高的学校,管理就越严格,效果就越好。

5.升学班——职教高考班

中职学校里,教学效果最好,学习氛围最强的非升学班莫属。有些学校的本科录取率比高中还高,这样的学校你有什么理由不选择呢?

举一个例子:

山东东营市,一个非常普通的二三线城市,这里就有一个升学非常厉害的中职学校——东营市垦利区职业中等专业学校。看看下面他的几个专业的升学数据,让人惊叹,这比一些高中都要厉害多了,要知道高中的本科录取率也就44%左右,而他们的有些专业本科录取率达到了惊人的78%。

建筑工程施工专业:2021年,189人参加考试,147 人本科录取,本科录取率78%;

旅游服务与管理专业:本科录取率一直在全省名列前茅,2021 年 75.56%。在近 3 年的春季高考中,本专业过线 115人;

作物生产技术专业:本科升学率名列全省前茅,近三年就有 70 多名学生升入理想本科学府,本科过线率超 60%,其中,2020 年、2021 年本专业山东省状元均出自该校。

这样的以升学为目标的中职学校,你有什么理由看不上,不想上?能不能被他录取还是个问题。

山东省优质中职学校,核心专业一网打尽

三、分数,还是分数,中职择校也需要分数

现在很多地区的中职招生,实施的也都是中招平台录取。中职教育里有的是高水平的学校,有的是高质量管理的学校,但是但凡有一些成绩的学校,他对学生的要求也是很高的,是需要面试、测试、中招成绩,进行择优录取的。

现在已经不是过去中专学校招不到人的时候了,现在各个公办中职学校都不缺人,他们缺的是高素质生源。因此,越是管理好、升学好、口碑好、就业好的学校,其对生源的要求也就越高。而对于初中毕业生来说,能够被拿来评判的除了中招成绩,还有什么?

所以说,不要再提“看不上职高”的说法了,想去好职高也得看看你的分数够不够,分数不够你只能选择差一些的中职,而那些越是不要分数,越是低门槛的中职,越是管理混乱。

因此,有了分数才有选择的主动权,如果你连足够的分数都没有,那就别再想别的了,趁着中考前还有一段时间,能补多少是多少,能多拿几分是几分。

所以说,分数,还是分数。

说了这么多,最后只想说一句:孩子们,莫要轻视中职教育了,你是人才,中职也能让你锻成好钢,关键看你是不是那块料:家长们,莫要再用老眼光看待今天的职业教育了,中职是另外一条赛道,同样通向终点,同样精彩,同样育人。

职高的高考班和普通高中相比,高考升学率怎么样?听听老师怎么说

有网友问:

职高的高考班和普通高中相比,有多大机会考上大学?

这个问题是比较扎心的一个话题。

当年,我曾经动员两个妹妹家的孩子报考了职业高中,实在是无奈之举,一是两个外甥的初中成绩一般,考高中有点难度;二是即便刚刚达到高中录取分数线,考大学也是有难度的。如果读职业高中的话,学费能免不说,至少还能走个专科吧!

两个外甥在职业高中毕业后,分别考上了高职学校,毕业后都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工作。

作为一名高中老师,对职业高中和普通高中的升学情况是非常了解的,可以这么说,职业高中学生考上大学的机会与普通高中的学生考大学的机会还是存在很大差别的。

在每年高考结束后,教育局都会公布各个高中学校以及职业高中的本科升学情况,普通高中的本科升学人数一般是上千人,少的也有七八百人,而职业高中的本科升学人数几乎达不到两位数,能考上的,也都是高职等专科学校。

目前来看,职业高中高考升学率为何比较低呢?

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个原因就是先天不足。

这里所说的先天不足包括生源、师资和两个方面的内容。众所周知,中考升学率一般在50%左右,学习中游偏上的学生考上了普通高中,学习成绩中游偏下的学生只能上职业高中,在学习基础上已经存在差距。

对师资力量来说,也存在差距。普通高中的老师训练有素,经验丰富,教学水平高,应试教育能力强。职业高中的老师,缺乏应考的教学氛围,应试教学能力欠缺。

第二个原因就是学校管理松散。

就学校管理来说,普通高中管理严格,校风严明,所有学生目标一致,就是为了考大学。而职业高中有相当一部分学生是为了学习技术,目的是为了就业。只有极少数学生是读高考升学班的,学习氛围不够浓厚,管理相对松散,缺乏一个整体的管理氛围,学习的紧张程度不高。

第三个原因就是普通高中争抢“春考”这块蛋糕。

尽管职业高中的生源存在先天不足,学校管理松散一些,但是如果严格规定只有职业高中的学生参加春季高考的话,恐怕也是不错的。

但是,普通高中为了提高升学率,也把目光盯上了“春考”这块蛋糕。

这是怎么回事呢?

有些普通高中学校,在高一下学期就开始对学生进行分流,把文化课成绩相对较差的学生分流出来,把高中学籍改为职高学籍,让他们改学春季高考的课程,将来参加春季高考。

不要小瞧这部分改学籍的学生,他们经过一年的高中学习,语文、数学、英语已经打下了较好的基础,加上普通高中的管理较为严格,使他们养成了比较好的学习习惯和行为习惯,即使他们学习春季高考课程,他们的学习能力和考试成绩也能把职高学生甩出好几条街去!

最终在春季高考这场战役中,普通高中分流出来的“春考生”毫无悬念地大胜那些职高生。

职业高中的发展前景如何呢?

就像有的主播所说的那样,家长辛辛苦苦买了学区房,陪读,陪学,好不容易把孩子送进了大学,结果大学毕业后,要么找不到工作,要么找到工作以后工资太低,还不如让孩子直接读职业高中,花钱又少,还能直接就业。

我感觉国家这几年一直在加大对职业学校的建设力度,扩大高职院校的招生数量,限制普通高中的学生参加春季高考,这些都是为了给中职生提供更好的升学机会。

■教育部

根据教育部的部署,要使“职教高考”成为高职招生的主渠道,优化“文化素质+职业技能”结构比例和组织方式,为学生接受高等职业教育提供多种入学方式和学习方式。

(1)扩大职业本科、职业专科学校通过“职教高考”招录学生比例。

(2)建立省级统筹、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职教高考”制度,改善普通高考“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问题。

(3)推动中职学校多样化发展,从单纯“以就业为导向”转变为“就业与升学并重”。

■山东省

(1)将半数左右的省属本科高校转型为应用型本科高校,积极探索建设应用技术大学。(2)职教高考本科招生计划逐步达到应用型本科高校本科招生计划的30%,职教高考的本科升学率将会提高。

(3)加强中职与应用型本科“3+4”、高职与应用型本科“3+2”对口贯通分段培养各层次的应用型技术技能人才。

(4)春季高考采取“文化素质+专业技能”的考试模式。

文化素质就是文化课成绩,春考生学习的文化课只有3门:语文、数学和英语,满分分值分别是120分、120分和80分,总分是320分。

专业技能考试,主要包括两部分:专业知识和技能测试,其中专业知识200分,技能测试230分,专业满分是430分。春季高考的总成绩是750分(包括文化课成绩和专业课成绩)。

松子老师有话说

实事求是地说,目前社会上对职业高中的认识还不够全面,还抱有偏见,认为孩子到职业学校就读,就没有什么前途和希望了。

其实不然,那些考上高中的学生,也有一半以上的无缘本科,最终也是走了专科和高职而已,并不比职业高中的学生强多少。

中考在即,让孩子选择普高还是选择职业学校,这是摆在每个初中毕业生及家长面前的重要抉择。

我觉得,中考成绩突出的学生,还是建议他们上高中。对那些中考成绩较差甚至刚刚过录取分数线的学生来说,职业高中或许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职业高中的优惠政策多多:

(1)职教高考制度的实施,通过职教高考,升学之路拓宽了。

(2)学生就业好,中职学校的毕业生,一次性就业率超过98%。

(3)享优惠政策,学生全部免收学费,有些学生还可以享受两年的国家助学金。

说了这么多,估计有网友会说我是一个“托”。呵呵,其实我真的不是托,我是一名高中老师,与职业学校的“托”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我要上热门#

我是松子说教育,一个耕耘在教学一线的老师,工作之余最大的爱好就是写写文章,从专业的视角评说教育,力求以简洁明快、通俗易懂的语言,分享不一样的教育认知,给关心K12教育的网友提供一些参考。

您对这个问题是怎么看的呢?真诚期待在评论区看到大家的留言和评论~~

考高分的他们 为何选择去职高?

*本文为「三联生活周刊」原创内容

在杭州,一些中等职校的升学率接近百分之百。对经济条件好的杭州家庭来说,文凭和升学才是“刚需”。与此同时,还有一些另辟蹊径的家庭,让孩子弃“重高”而选“职高”,以此避开狂热的、竞争激烈的高考独木桥,去走一条更适合自己的路。

记者 | 驳静

低头走路的孩子

鲁晓阳在中策当了22年老师,在这里看到的是大量“低头走路的孩子”。

杭州市中策职业学校(简称“中策”)创办于1979年,目前有两个校区,校园面积加起来有220亩,与此同时,还在筹划新的分校。今年之前,中策有八大专业,每年招1100人左右,有500多名学生是“直升”,意思是不需要通过中考,只需要通过面试就可以就读,目的是让成绩差的学生仍有学可上。像计算机、商务英语这样的专业相对热门,报名与录取率在3∶1左右,而像烹饪、环境监测和电气运行与控制(以下简称“电气”)这样的专业,几乎就是“报就能上”。

鲁晓阳是浙江省特级教师,教电气专业,讲话风趣,能想象他在课堂上,也是乐于引导、充满活力的老师。说到“低头走路”,鲁晓阳又挺起胸膛,昂起头,做了个有点夸张的自信姿态:“你看,这就是职高学生与普高学生最大的区别,普高的学生们都是昂头走路的。”

人们总说“失败是成功之母”,鲁晓阳说他在职高教书,总结出来的非常重要的一条是,“成功是成功之父”。孩子们本来就没信心,所以他通常会让刚入学的学生做最基础的操作,简单到保证每一个同学都能做出来。“必须让他成功,然后让他踩在成功的肩膀上继续成功。”所以电气班的学生入学第一课是做LED灯,先是让灯“长亮”,再让灯“闪烁”,其次是配上音乐,背后的理论难度是循序渐进的。这法子听上去简单,但在鲁晓阳看来,通过技术来培养信心,“先会后懂”,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

中策职业学校的电气运行与控制专业有一个专业方向是“无人机”。图为学生由教练带领在校园里试飞(于楚众 摄)

鲁晓阳原来班上有个学生叫樊文天,刚进校时就是大家刻板印象里的典型的职高生,低着头,不跟人交流,让他看书,他说“头大”。从课堂上获得一点成就感后,就开始问“为什么”。他在沙发里置入传感器,受重量触发后,会自动启动内置空气净化器,做成“会呼吸的沙发”;把电压升到10万伏,在空气中拉电弧,将音频信号载入电弧,做成“会唱歌的闪电”。樊文天后来凭借“会唱歌的闪电”,在“全国职业学校创新创效创业大赛”里拿了个特等奖,于是整个人的状态都不一样了。他后来考上浙江省机电职业技术学院,作为“优秀毕业生”毕业,被浙大中控破格录用。

职校生中考分数不高,最常见的现象是偏科严重。因为成绩差,很多孩子在小学、初中被打压了9年,自信心早就被打压殆尽,其中很多人更是“过早地放弃了”。鲁晓阳班上原来有个胖乎乎的男孩子,不到1.6米,进校的时候成绩全班倒数,“自我放弃”写在脸上。“这种小朋友骂是没用的,本来就没信心,再骂他,更没信心,更对着干。那咋办?带他去玩。”鲁晓阳挺得意的玩法是无线电测向运动(又称无线电猎狐运动),在旷野、山丘等地方,通过无线电测向机,定位事先隐藏的多个电台,谁最快找到最多谁就获胜。

男孩子当然爱在山野里跑,“找到一个电台,开心一下,又找到一个,又开心一下”。那个胖乎乎的男生后来还参加了这个项目的亚锦赛,回来后跟鲁老师讲:“我就是滚得慢了一点。”比赛中有段路程是个陡坡,他胆子不够大,往下滚的时候缩手缩脚,最后就输在这段滚坡上,以1秒之差败给一位日本选手,拿到亚军。“老师,以后你多跟我说‘滚’,我就滚得快了。”职校里男老师与男学生之间的日常交往是会用到“滚”这个字眼的,这实际是师生关系亲近轻松的一个注脚。

杭州市中策职业学校机械班的学生在上实践课(于楚众 摄)

鲁晓阳的很多学生通过这些方式,逐渐摆脱了过去成绩差而导致的消极状态。越是看到这样的孩子获得成就,鲁晓阳就越是感到遗憾。同一个理论,他去普高讲,两节课讲会,在中策,他得讲6节课。好的生源,理所当然去了普高。他就会想,要是职高里也有这样学习能力强的好生源,他还可以培养出更厉害的学生。缺乏理论基础,实际上使这些手上有技术的孩子无法走得更远。

某种程度上来讲,职校在做的是“兜底”教育,接受那些所谓的差生,高分的孩子因为感兴趣而自愿到职校来的非常少,即便有,也会被家长阻拦。中策2018年招第一届电气“中本班”时,录取了一个555分(满分600分)的孩子。这个分数能上杭州排名第二的学军中学。副校长潘利荷说她总共接到孩子家长打来的十多个电话。这位妈妈向她解释,他们家是温州人,两口子平时忙于生意,孩子放在杭州一所民办初中,每天上学都会路过中策,因此对学校有印象。可这毕竟是555分的好苗子,家长向潘利荷求饶,不要录取。后来这孩子没出现在中策校园。

“中本班”这条路

这些年,浙江省的中职学校生源有了变化。2018年开始,全省推出“中本班”,即“中职本科7年一贯制”,也称“3+4”,3年职高+4年本科。不同于“无处可去的学生”,读中本班的孩子,一半以上能读重点中学,职高是学生和家长深思熟虑后的一种选择。

杭州市人民职校(以下简称“人民职校”)的学前教育专业很有名气。人民职校建校于1957年,1980年开启职业教育,两年后,开设幼师职业班。2000年,它与浙江师范大学杭州幼儿师范学院合办学前教育专业的“3+2”班,很受欢迎。2015年前后,人民职校就开始准备材料,想要将这个班进一步做成“3+4”,因为就业市场早就发出信号,杭州市各区县的公立幼儿园招聘门槛逐渐升级到了“本科及以上”。现在放眼杭州,可能只有区县零星的几所公立幼儿园愿意招大专生。

2018年,“3+4”在中考前一个月落地。这第一届总共录取了38人,其中有个孩子叫金洋洋,金华市永康的考生,中考成绩573分,能上永康一中这所当地最好的重点高中。但她在拿到人民职校的录取通知书后,到永康一中办了退学,她的同学们很受震动。

黄卓颖、金洋洋、何林颖(左起)三人都是杭州市人民职校学前教育业“3+4”班的第一届学生(于楚众 摄)

对走职高这条路,洋洋妈妈心里挺坚定。她对应试教育很反感。初三,学校希望大家去补习,说是自愿的。她跟女儿说,如果班上有一半的同学去,那我们就去,结果报名了40多人,那洋洋也只好去。一学期是20个周末的课,一开始没说收钱,有一天洋洋回来说,这个补习班可能要交4000多块钱。“我老公挣钱很辛苦,我好心疼那份钱。”第二学期,洋洋就没再去了,成了班上唯一没参加周末补习班的学生。

家里条件不好,洋洋妈妈于是“千万百计地想给女儿找到一条不同的路”,快乐一点的路。她琢磨,人是会自卑的,学会做题,只会考试,就像社会上吐槽的“小镇做题家”,会在大学里败下阵来。她很怕孩子也是这样的。“比如文化课平平无奇,但会滑板车,会唱歌,会弹琴,都是自信的加分项。”她希望洋洋能有一技之长,成为一个自信心比较足的孩子。

此外,洋洋妈妈有个认知,比如学木工、学雕工,都是初中毕业后十五六岁开始学,她认为那是学手艺的黄金时间。洋洋有艺术细胞,喜欢唱歌、跳舞和画画,但她们家条件不好,从小也没给她上过什么兴趣班,她就想给洋洋抓住学习艺术的最后时机。“现在看到有这种路,我就很希望让她走一走。”

中策职业学校的电气运行与控制专业有一个专业方向是“无人机”。图为学生由教练带领在校园里试飞(于楚众 摄)

洋洋从比较小的时候就对老师这个职业有好感,很早就相中人民职校的学前教育专业,但它当时只有“3+2”,且只在杭州本市招生。她们曾退而求其次,转向金华本地一所最好的职校,母女俩去这所职校和与它配套的大专学校考察过,有点偏远,校舍也旧,但有钢琴房、舞蹈室,新的校舍也在修建中。洋洋跟她妈妈说,为了读学前教育,受苦受累也要去。

洋洋妈妈评估了两种选择的优劣。假如去读重点高中,错过学手艺的黄金时间不说,那种高考的严酷压力,可能会把孩子压垮。周围不是没有这样的例子。她有个亲戚的孩子,三岁就认上千个字,家里条件好,给孩子弄了个书房,整个房间满满当当都是书,期待很高。孩子初中读书是很好,考进重点高中,读到高二就开始抑郁了,后来就退学了。

她们当时还抱有一种“宁做鸡头、不做凤尾”的想法,进重点中学,那洋洋应该是排在比较后面的,在班上平平无奇,假设读得很郁闷,到时候考大学或许只是个二本,人生会有遗憾的,可能会后悔当时没选“3+2”。

出于这些考虑,洋洋与妈妈就一心一意地决定去读职高,尽管周围的老师、亲戚都反对。反对的声音还挺大,比如班主任跟洋洋说,“那种地方”是学校500名之后的学生去的,绝对不能去那种学校。初三换了一个班主任,也听说她们家特殊,孩子读书这么好,要求这么低。开家长会的时候还特地找家长聊天,讲到最后说:“这个女儿是不是你亲生的?如果这样选择的话,她未来要被糟蹋掉的。”家里的亲戚也说她们,别人都往高处走,你们怎么往下看,说到这些时都是摇头的。

图 | 视觉中国

今年洋洋已经读完三年职校,过完这个暑假,就要去浙师大开始中本班的后半段。这个班的家长们最大的感触是,这条路没选错。洋洋的同学何林颖三年前选人民职校,是因为与它合作的本科院校是浙江师范大学。作为小学历史老师,何林颖的妈妈本能地觉得这是条捷径。何林颖的文科强,理科弱,总成绩虽然还可以,但一进入高中,偏科的孩子会压力非常大。“3+4”意味着直升浙师大,几乎算是另辟蹊径,避开了那条残酷的独木桥。

这个班第一届是在全省招生,其中台州招4人,每个区只收1人。何林颖的中考成绩距台州最好的高中差15分,这个成绩能上排名第二的重点高中,上一所职校绰绰有余,但她们仍担心,唯一的名额很可能被人抢走。所以何林颖初中班上的很多同学直到快高中毕业,都不太清楚原来她上了所中职学校。

对于这个中本班,很多人的感觉是“划算”,连校长金卫东也这样说。他算了一笔账,浙江每年30万高考考生,浙师大录取分数线在3万名左右,相当于全省前10%。而杭州市每年参加中考的学生数量约有2.7万,杭州学生的成绩相比其他市要好一点,不说10%,按20%来算,那就是中考前5000名的学生能考上浙师大。前5000名,意味着杭州前三的高中(杭州第二中学、学军中学、杭州高级中学)之外的学生,未必能考得上。

“中本班”的启示

三年前,中本班对浙江省的家长来说,还是个新事物,做出这个选择,除了现实考量外,也有家长对社会上流行的主流路径的反思。洋洋班上另一个同学黄卓颖,一开始就认定这个专业。她是宁波慈溪的考生,慈溪人多经商,一般人家经济条件过得去的,就会给孩子报私立学校。黄卓颖读的是一所“小学+初中”的9年制学校,学费从小学一年级的1万多元,涨到九年级的2万元,现在她弟弟在同一所学校读七年级,学费马上升到3万元。黄卓颖从小上过挺多兴趣班,林林总总,有六七样,她喜欢古筝和拉丁舞,这两样学得挺不错。很多家长给孩子上兴趣班是跟风与焦虑,一旦与中考和高考面对面,兴趣班都得让位,技艺最后荒废了事,只留下几本证书。但黄卓颖和她妈妈都希望把这些技艺保留下来,学前专业恰好有艺术课。

她们关注学习过程,但很多家长只看最终拿到手的那张文凭。有现成的对比。她家一个亲戚的孩子,与黄卓颖同年,小学、初中同校。读普高后,时有逃课,因为谈恋爱受处分,最后考了500多分,能上一所二本学校。二本学校不好吗?在这位亲戚眼里当然不好,她还想多花点钱送孩子到更好的学校去。卓颖妈妈看到周围亲戚朋友给孩子砸钱、一对一补课,有时会想,你们真的了解孩子吗,还是以为只要花钱就是好?

三年下来,卓颖妈妈非常庆幸当年的选择。她没想到,一所职校的校风这么好,老师如此敬业。有天晚上9点半,副校长于伟伟还给卓颖打来电话,讲了两个小时如何修改毕业论文,“10个孩子每人两小时,不是说装面子的”。

孩子有一天跟她说,所谓的学习成绩不是最重要的,要跟同学和社会都相处好。她了解卓颖,非常要强,即便中本班几乎是直升,她觉得在班上有个中上水平就可以了,可卓颖总保持第一、第二。一直在应试教育下长大的孩子,到职高读了两年,就对社会有了新的理解,这令她感到意外。黄卓颖有个小她4岁的弟弟,正在读七年级,已面临中考压力,进了职校后的黄卓颖经常宽慰弟弟:“没关系的,哪怕考不好,读职高,也挺好的。”孩子的这种成长,卓颖妈妈原本的预期是起码得到大学时候,因为专心刷题上补习班的中学阶段,成长是停滞的。职校提前让孩子接触到真实社会的一角。

杭州市人民职校校长金卫东,从事职业教育已有33年(于楚众 摄)

2018年浙江省推行的中本班,中策也有一个,放在电气专业,本科院校是浙江科技学院,鲁晓阳去参观过,心里认可它是所好学校。中本班的本意是“连贯培养”,可以简化重复课程,多出来的时间用于培养学生的实践技能。但在鲁晓阳看来,他的这个中本班,多少有点事与愿违。

鲁晓阳说,中策的这个中本班身上有一个“紧箍咒”,即考核方是本科院校的浙江科技学院,但它只考核理论,不考核实践。为什么?“因为一张试卷评价一个人是很轻松的,20分钟,一旦考核实践,一个学生可能就需要一天。说白了,本科院校的投入程度,没有中职的高。”

原本,中本班恰好是鲁晓阳心中的理想生源,但是这批学生很快就陷入了理论考试的窠臼。有几个报名绿色电子社的中本班同学,来了一学期就舍弃了,原因是“没时间”,要应付上面的考试。每学期考核一次,这种学习逻辑,“跟重点高中没什么区别”。

对孩子来说,职高与普高最明显的区别,其实是升学压力。一旦卸除这个压力,他们这批本来头脑就不错的孩子,未来或许可以作为某个社会调查样本——比如,以近10年为例,比照1000个孩子,中考成绩在500分左右,走职高这条路的和走普高这条路的,看他们后来读了什么大学,做了什么工作,对生活的满意度如何。

高升学率

在杭州,职校的老师都记得,就在几年前,听到的要求还是“以就业为导向”,但现在基本不提了。取而代之的是扩招,高职去年、前年连续扩招100万人。2019年之前,中策有9个5年制班,这意味着,约300人毕业直接升高职,在这个基础上,还有部分自考升学的,加起来比例是60%左右。到了2019年,这个比例几乎上升到95%。

2019年,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通过了落实《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高职扩招100万人任务的方案。那是4月底,而高职高考的报名年初就结束了。考试项目除了语文、数学(各150分),还有专业技能考试,后者分为“技能操作”和“专业理论”两部分,加起来也是300分,后者也分别在前一年年底与当年4月考完了。即便如此,中策副校长潘利荷记得当时还是极力动员学生考大学,她告诉孩子们:“只有语文、数学两门课要考,不要有负担,去考就好了,今年有机会进行学历提升。”她动员了大概100个学生。到了第二年,这种气氛才趋于稳定。

在杭州,职高生的升学需求是早于扩招政策的。对杭州的大部分家长来说,孩子高中毕业、十八九岁的时候就去工作,太早了点,他们没有养家的需求。对他们而言,体面的工作、本科学历,才是“刚需”。“有哪个家长愿意孩子18岁就去工作,不读大学,人生会有遗憾的。”另一个问题在于,本地家长并不愿意孩子去干那些所谓的底层工作。

人民职校的中本班在7月1日做了毕业汇报演出,很多家长都到现场观看。图为排练时班主任做总结(于楚众 摄)

人民职校的老师高锐记得,2015年左右就经常有家长说,我们要考学的,我们要读书的,为什么不让孩子参加高考。人民职校是所“小而美”的学校,占地只有20多亩,位于市中心,周围都是居民区,无法扩张。受校舍之限,学校只好通过期末考试成绩筛选,通过的学生才能报名职高高考。家长们还是千方百计地想让孩子读书,学校就得跟他们解释,“成绩没有过线,那么今后考学也会存在困难”。高职院校扩招后,原来分流一半学生就业的压力没有了,学校“掘地三尺”,修出更多教室给学生上课备考。

一年前,高锐曾到贵州省的台江县中等职业学校挂职,这也是一所省级重点职业学校。但在这里,她发现,孩子们读完高中,要去打工了,读到一半辍学的也有很多,因为家里实在没有条件支持孩子继续读书,甚至有时候孩子这个学期不来,去赚点钱,下个学期又来读了。这与经济发达的浙江的确形成鲜明对比。事实上,职业教育做得好的地区,多半也是经济发达的地区,浙江、江苏和山东都在此列,贵州的孩子职高毕业后要工作,多数时候也会流向这些经济发达的省份。

我们采访的杭州市人民职校、中策职业学校和开元商贸职业学校都表示,在杭州,孩子们现在基本都升学了。在这之前,职校毕业生能否找到好工作,是判断一所职校优秀与否的重要标准,好的职校通常会与多家企业建立“企教融合”,常见做法是职校与企业成立一个非实体但联系紧密的集团。开元职校的校长郑效其说,他们学校所在的集团里有30多家企业,他们每年只有5%的毕业生会就业,“那我就对不起这些企业,每年只能输送这么点人”。

图 | 视觉中国

杭州西湖游船有限公司2001年与中策签订合作协议,每次招聘都拿出20%的配额给该校的毕业生。到今天,公司员工500多人,其中有140人毕业于中策,占了近三分之一。“要去西湖游船,先上中策职校。”民间流行的这个说法,本来是中策挺自豪的一件事。顾天翔在西湖游船公司负责人事招聘,他说,他们公司面向社会招聘时,学历要求是“大专及以上”,但是给中策的名额一直以来都是职高毕业即可(前提是在该公司实习过)。没想到这几年趋势在变,学生们都走向升学,这20%的配额竟然面临招不满的现实。

杭州的中等职业教育虽然发展得不错,但在金卫东看来,那也只是“一个孩子长大了一点”,还没有成长到可以抵抗外力的程度。这里的从业者都认为,职业教育依然很脆弱。刻板印象固然是困扰,最叫人不安的还是政策变化。2020年9月27日,国家教育部下发的文件当中就有一条指出,要“逐步取消中本一体化”。那么,金洋洋她们上的这个班,还能办几届?谁都没有底。

金卫东还得到一个数据,2021年的高职高考中,来自学前教育专业的中职学生比去年多了1000人。这个数字去年是2000出头,今年跃至3000人,这说明浙江省的中职学校正在一窝蜂办学前教育专业。金卫东回忆,2017年11月,北京发生“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之后教育界都在讨论,学前教育质量必须提升。一窝蜂跟风开办新专业,也是中等职校长期存在的一个问题。就杭州市而言,教育局一直对中职的专业开设有整体统筹,比如学前教育,原则上就只有人民职校开办。

在高职扩招、大学推广应用型本科的趋势之下,中等职校如何发展也有很多不确定性。金卫东说:“只有升学体系走通,家长才会认识到,职校是有利于学生成长的。因为人是不一样的,人真的是不一样的,干吗都走一条路,不同的人去做不同的事才是对的。现在的认知是,好成绩在那边(重高、普高),不行的再走这边(职高)。真正做职业教育的意思是,哪一天喜欢学前教育的孩子,能考到北师大,甚至职高这条路能通到清华,那就对了。”

本文来源:三联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