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学生如何在手机上赚钱,17岁学生实习去世:靠拼时间卖体力赚钱,能撑多久

浏览:4901   发布时间: 2022年05月26日

17岁学生实习去世:靠拼时间卖体力赚钱,能撑多久

01

17岁,不堪重负的流水线

杨顺棚在2月11日接到云南新兴职业学院通知,正在读大三17岁弟弟杨俨七,在南昌某工厂实习期间死亡。

事发之后,哥哥、学校和实习工厂各执一词。

哥哥杨顺棚说,弟弟学的是护理专业,春节期间被学校安排去的工厂,跟工厂签订了实习合同。

弟弟工作要早安晚班轮班,每天工作12小时,一小时工资17块,休息要听组长的安排。

弟弟身体不舒服之后,连续请了3次假都被组长驳回,以工厂冲刺产量为由,要求弟弟继续上班。

杨顺棚说,经协商,校方协议承诺赔偿66万,工厂口头承诺赔偿90万,但40多天过去双方互相推脱,仍未执行。

学校的说法,跟哥哥则有不同。

学校学生管理处的处长说,杨俨七是自愿申请去兼职的,也不存在生病不准请假的事儿。

“他自己没说生病,组长还带他去看病了,第二天问他严不严重,他没说。看他不行了,班主任带他去医院,问他哪里不舒服,他说没什么事情,是他自己生病死亡的”。

虽然,学生在学校出事,大多数学校都是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但这所职业学校,还是让人感觉不舒服。

学生实习出了事,学校一再强调是学生个人行为,工厂很好,组长很好,就是学生不太好。

学生自己找兼职实习,自己生病,生病了还不说,最后才酿成悲剧。

这件事情也许只能在热点盘踞一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被新的热点代替。可对他的家人来说,这是一辈子难以磨灭的伤害。

本来有很多可能,可以避免悲剧发生。

如果,17岁的学生不舒服的第一时间就去医院,如果工厂把他当成一个有温度的孩子,而不是一个流水线上的工序,如果他没有来这个工厂实习,如果他上这所职业学校,他依然可以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但这个世界上,最缺少的就是如果。

学校脱责,企业无责,那整件事情就只怪学生生病吗?

02

职业学校,一半初中生的去处

自从国家释放信号,要大力发展职业教育之后,很多大V都纷纷响应,什么“上清华、上职中,都有美好的未来”。

这些话,听听就得了,谁当真谁就输了。

我老家在河北农村,没上过高中的同学,有的上了职中,上职中的同学里边,也有很大一部分没上完就外出打工了。

据他们说,在学校乱糟糟的,打架斗殴的什么都有,老师也基本不管,什么都学不到,还不如直接去工厂学点技术。

所以,他们有的去了村子外边的工厂,肠衣厂,罐头厂,造纸厂等等,也有去大城市里打工的,去电子厂,饭店。

等到该结婚的年龄,他们就回老家了。结婚生子后,有的在县城找了份工作,比如超市理货,卖衣服,有的开了个小饭店,修车店。

也有一部分生完孩子,就把孩子放在老家,夫妻双双外出打工。

我有个同学成绩很不好,初中没上完就辍学打工,先是在饭店里跑堂,后来跟着大师傅学做菜。

结婚后回老家开了个小饭店,跟他老婆两个人每天早出晚归,虽然辛苦,但日子过得还挺红火。

他说,”现在特别后悔没好好上学,只能靠卖苦力挣点钱。自己没有走通的路,孩子还要再趟一遍”。

他是有一技之长的,但还有很多人,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很多年之后,依然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技能。

也许是我对职业教育的理解太狭隘了,但我确实看不到职业教育的未来。

03

未来很美好,现实很糟心

我表哥家的孩子,学习成绩不好,没考上高中,就上了我们当地的职业高中。

他说,老师在上边上课,他们在下边打扑克,还有很多同学在睡觉,玩手机,真正听课的就没几个。

老师讲的内容,跟现实也早就脱节了,古老的黑白电视机,早就不见踪影的键盘手机,学半天都没地方用。

学习资源跟不上,学习环境不理想,孩子在职业高中学三年,出来后也难以成为社会需要的蓝领。

我相信职业教育以后会大有可为,国家会投入人力物理财力发展职业教育,但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过渡期的阵痛,谁愿意让孩子成为试验品?

其实别说职业教育学校了,就连一般的本科、大专院校,管理水平和教职工素质都堪忧。

学校放假,学生想回家要跟辅导员请假,这还能理解,因为疫情嘛!

可是,学生直接跟辅导员请假,辅导员一般都不批假。学生找家长托关系找人,辅导员才会批假。

这还是大专院校,按传统观点,大专应该是职中好一点吧?可想而知,再到职业,会成为什么样子。

所以说,在孩子刚开始上学的时候,就教他端正学习态度,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朝着更好的目标努力。

从统计的大数据上看,总有人上不了高中,无缘大学校园。这个人,也许是自家孩子,也许是别人家的孩子。

不管结果如何,在孩子还有选择机会的时候努把力,哪怕没有实现更好的目标,心里的遗憾就会少一些!

2011年,17岁学生卖肾买苹果手机,虽获赔147万,生活却十分悲惨

“没钱买‘苹果’?卖个‘肾’吧!”

“新版iPhone来啦,你的‘肾’还在吗?”

每当新版iPhone上线,这些话语就会在各大平台上肆意传播,提醒着人们又一次消费狂潮即将出现。

很多人都把这些话当做段子一笑而过,殊不知这几句话可不仅仅是调侃,而是来自一个17岁高中生的真实案例。

为了一部手机,这个孩子做出的惊人举动,让他和他的家人们痛苦终生。

虚荣心滋生黑暗面

1994年,小王(化名)出生在安徽省黄山市的一个普通家庭,父母都是棉纺厂里的普通工人,每天早出晚归,工资刚好能维持一家人的生活。

虽然家里条件一般,但夫妻俩对唯一的儿子却很是宠爱,只要是儿子想要的,都会想尽办法满足孩子,特别是物质上,哪怕两人吃糠咽菜,也会给儿子买他想要的玩具。

长此以往,小王已经习惯了伸手讨要一些超出父母承受范围的物品,如果父母不愿意,他还要发脾气。

2008年,小王走进了初中校园。突然加大的学习难度让他学得很吃力,小学时名列前茅的他,现在只能排在班级的中下游。

母亲见此想了一个办法,和儿子约定,只要有进步,就会买一些小礼物奖励他。这招果然管用,虽说不是突飞猛进,但排名好歹上去了。

期末考试,小王的名字排在了前几名,父母见儿子有了这么大进步很是惊喜,立马兑现承诺,问儿子想要什么礼物。

“我要一部最新款的手机!”小王飞快地说:“班上的同学都有,就我没有。”

父亲知道那部手机,高昂的价格让他十分犹豫,但看着儿子期盼的目光,不忍心让儿子失望的他还是咬牙买下。

拿到手机的小王迫不及待地带到了学校去和同学们炫耀,享受着朋友们的羡慕眼神,小王的虚荣心开始滋长。

进入高中后,小王身边有不少同学都比他的家境要好,随身携带的物件他从没见过,衣服和球鞋的价格也是他不敢想象的。

出身自普通工薪家庭的小王感受到了与同学们的巨大差距,可他并没有想过用成绩来填补这道鸿沟,反而是把心思花在了如何与富裕家庭的同学交朋友上。

同学们吃什么他就吃什么,穿的衣服也要一样的,母亲每个月给的零花钱根本就不够,于是隔三差五就得和家里要钱。

母亲有些奇怪:“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吃住都在家里,根本用不了这么多钱吧?”

小王埋怨到:“我想买件新衣服,现在的衣服都太旧了,我都不好意思和同学们站一块。”

母亲虽然嘴上说着不行,可心里还是不愿意让儿子受委屈,数落了几句就把钱给了他。

小王很快就不满足了。他发现身边的朋友们的手机都是最新款的,而自己用的还是两年前的手机,手机壳上有许多划痕和破损,这让他十分难堪,回家就和父亲提出要换手机。

父亲检查了一下,小王的手机还能用,又听说是因为同学们都换上了最新款的所以他也要换,这下夫妻俩终于意识到,不能再这么任性下去了。

现在要换手机,以后还要换更贵的怎么办?

两人先是和儿子好好沟通,家里条件不好,不要总是和别人攀比,要节约。

然而这“悬崖勒马”来得太迟,小王已经习惯了父母的有求必应,遭到拒绝后只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和父母大吵一架后换手机的事情不了了之。

从那一次之后,夫妻俩严格控制着小王的花销,只买生活必需品,其他一切免谈。

父母坚决的态度让小王很受打击,多次碰壁后,正处青春期的小王对父母十分抗拒,有什么事情都不愿意和家人倾诉了。

站在黑暗边缘而不自知

2011年的寒假前夕,一款来自美国的手机风靡了整个校园。

当小王看到同学们都在摆弄一款小巧、轻薄的触屏手机时感到颇为新奇。

同学告诉他这是来自美国的iPhone4手机,还给他介绍了iPad。

小王拿着iPhone4十分惊叹:“这得多少钱呀?”

“不记得了,大概5000左右吧,你让叔叔也给你买一部呀。”

回到家后小王越想越心动,于是试探性的和父母提出想要买一部iPhone4。听到儿子想买一部5000的手机时,夫妻俩坚决反对,还把儿子给训斥了一顿。

见父母靠不住,小王开始自己想办法。

这一年的春节,小王把所有压岁钱都存下来,还想办法打工攒了一些钱,但这些远远不够,无奈放弃了买iPhone4的想法。

可他看着身边的同学、朋友们不是拿着iPhone4就是抬着iPad,大家聚在一起玩时,他都不愿意把自己的“旧”手机拿出来,觉得很“掉价”。

虽然朋友们没说什么,可小王依旧觉得每个人的眼神都仿佛在嘲笑他,让他如坐针毡,可是手里的钱又不够,听说网上有许多人分享一些快速赚钱的方法,于是他开始整日上网搜索。

4月中旬的一天,小王在一个卖肾QQ群里看到一个广告,说是急需一个肾脏,还承诺会有一笔巨额的报酬。

不需要花时间工作,来钱又快,小王一下子就动心了,可他还是有些犹豫,因为要切掉一个肾,他不知道对自己有什么影响。

小王的心里不断地挣扎着,回忆起同学们摆弄iPhone4时的帅气模样,又想象着拥有iPhone4后,他又能享受他人的羡慕眼光……

最终,小王按照广告上的介绍,加上了对方的QQ。

“玩命”的奢侈

QQ好友验证很快就通过了,对方名叫尹申,告诉小王现在急需肾源,如果能够成功卖出,就能拿到2.3万元的报酬。

2.3万元买一部iPhone绰绰有余,一直眼馋着的iPad也能够轻松拿下!小王十分心动,但还是有些害怕,毕竟是身体器官,他担心会对自己的身体有影响。

“不用担心,又不是让你卖心脏,每个人都有两个肾,少一个还是能正常生活的。”

通过尹申的再三保证后,小王开始动摇。看出小王的犹豫后,尹申开始“恐吓”他,说是还有另一个人和他联系了,如果那个人的肾成功卖掉,那么小王就不能卖了。

小王果然上当,生怕“赚大钱”的机会被抢走,他急忙答应了下来,但对方要求在千里之外的湖南省郴州市进行取肾手术,这让还要上课的他十分为难。

但他很快想到,马上就是五一节了,他可以提前请假,加上五一节的假期,完全足够做完手术再回来。

4月22日,小王再次和尹申确认了一次细节,最终以2.2万元的价格达成了一致,双方都很“满意”。

3天后,小王和老师请了假,还和朋友联合起来骗父母说到朋友家住几天,之后就买了车票,独自踏上了前往郴州的列车。

因为即将拥有iPhone4而兴奋的小王并不知道,他即将面对此生最大的梦魇。

26日下午,小王如约到达了郴州火车站,看着前来接应他的几个成年男子,这个17岁的孩子终于意识到这一趟赚钱之旅不太对劲,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几人带着他到当地宾馆住下,之前和他联系的尹申还不停地劝说着,抓住小王的弱点,不停地用金钱刺激、吸引他。

一个半大的孩子哪能经得住这般诱导,虚荣心很快就战胜了恐惧,但他也有些警惕,确认了这个中介有很多“工作人员”在忙前忙后,应该不是骗人的,就迷迷糊糊地在同意书上签了字。

第二天一早,中介的人带着小王前往郴州第一人民医院进行了全方位的体检,下午,体检结果出来了,他的身体很健康,完全具备肾移植的条件。

结果拿到后,中介的“工作人员”似乎很紧张,吃饭外出都有人跟着他,哪怕上个厕所也有人守在门口。

这般“严防死守”让小王觉得很不对劲,他试图离开宾馆,可是手机被收走了,他想要打电话给父母都不行。

天很快就亮了,小王跟着几个“工作人员”来到了郴州198医院后有些奇怪:“咱们体检不是在第一人民医院吗?手术不在那做吗?”

“工作人员”很不耐烦:“让你去哪就去哪,别废话。”

小王不敢再多问,跟着走进了病房换上了手术服,被推进了男性科手术室。

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小王越想越害怕,他反悔了,挣扎着想要从手术台上下来,却被周围的人摁住,粗针头扎了进来,小王很快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当小王的意识再次清醒时,已经到了下午,他吃力地侧过头打量着四周,发现此刻他正躺在一个简陋、狭小的病房里,一张病床和一个桌子就是全部,一个“工作人员”正坐在床边玩手机。

小王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腰间缠着白色的纱布,此刻麻醉效果已经过了,那里传来的痛苦蔓延到他的全身。

中介留下了一名“工作人员”照顾小王,但仅仅过了三天就给他办理了出院手续,在宾馆里,尹申当面给小王点了2.2万元现金,随后就消失不见了。

小王拿着鲜红的钞票,兴奋得手都在抖,他乘坐列车回了家,刚下车就冲进商城买下了早就期盼已久的苹果手机和平板电脑。

抱着包装盒,想到同学们会有多羡慕他,小王的激动就盖过了身体上的疼痛。

想回头却已坠入深渊

带着新手机和平板电脑回家后,小王担心父母追问这些东西的来处,就谎称手机是自己打工赚钱买的,平板电脑是和同学借的。

带着iPhone4和iPad回到学校后,小王并没有感受到预期的羡慕,因为同学们要么也有,要么一心扑在学习上,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

虽然有些失落,但小王还是很满足,他只觉得自己终于跟上了同学们的步伐,一起玩的时候说话都有了底气。

可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问题,先是大便干燥、排便困难,后来睡眠也不太好,很容易疲倦,稍微走点路就感觉很累……

小王(化名)讲述着当时的感受

儿子的虚弱让一直十分关注他的父母马上发现了异常,两人根本没相信儿子的说辞,毕竟小王没什么时间去打工,哪有钱买这么贵的手机。

母亲还发现儿子总是穿长裤子,还把裤腰拉得高高的,很明显,儿子在瞒着他们什么。

经过一番逼问,小王见再也瞒不住了,就把裤腰拉了下来,露出了一道11厘米长的疤痕,然后把卖肾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看到儿子瘦弱的身躯上那道狰狞的疤痕,夫妻俩只觉得心肝欲裂,再听说到儿子卖掉了一个肾之后,父亲跌坐在沙发上说不出话,一旁的母亲则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夫妻俩带着儿子赶到了郴州,到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小王把当时的联系电话和QQ号码都提供给了警察,可QQ号已经注销,手机号也已经成了空号。

警方根据小王提供的线索,来到了郴州198医院调查,发现这家医院设备老化,设施简陋,根本不具备进行肾移植手术的条件。

而查询到当初实施手术的男性科时,院方告知早就承包给了一个福建商人了,查到这之后线索全断了。

警方全力追捕的同时,小王的身体情况不太乐观。

经检查,小王的身体情况其实不适合进行肾脏移植,而且当初实施手术的卫生条件不好,造成了伤口感染,术后的恢复期又太短,很快就撑不住进了医院。

看着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儿子,夫妻俩抱头痛哭。

临时组建的“医疗团队”

在公安机关的努力下,2011年7月11日,将5名“17岁少年卖肾”案的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并与2012年3月5日将其他4名起次要、辅助作用的被告人监视居住。

通过警方的查询和审讯,逐渐还原了这一起荒唐而骇人听闻的“17岁少年卖肾”案。

第一被告人是这起案件的核心人物何伟。

何伟早年做了些生意,结果钱没赚到,反而欠下了很多债务,眼看着利息越滚越高,急着还钱的他想到了通过做非法买卖人体活体肾脏的中介来赚快钱。

可肾的来源是个问题。打听来打听去,何伟找上了尹申,由他来负责寻找肾脏供体,还承诺,每找到一个,何伟就给他2.5万元的报酬。

于是尹申开始通过线下贴小广告,线上发广告贴的方式寻找肾源,标价为2.3万元一个肾。

肾源有了,还缺手术场地和动手术的医生。于是在2011年3月下旬,通过朋友唐世民联系到了郴州198医院男性泌尿科门诊主任苏开宗,提出每做一台手术,就付给苏开宗6万元,唐世民则分到1万元。

在金钱的诱惑下,苏开宗答应了这个交易,利用主任的身份轻松借到了手术室,还安排了本院的护士来协助手术。

4月份,尹申成功钓到了懵懂无知的小王。何伟接到消息后打电话给云南省肿瘤医院泌尿科副主任医师宋忠于,承诺每做一例手术就能拿到5万元的辛苦费和2000元路费,宋忠于很快就答应了。

另外还有黄美(护士)、杨峰(协助手术助手)、黄龙东(麻醉师)、张红杰(巡回护士)参与了手术并获取了不同价格的报酬。

就这样,一个不满18岁的孩子被无情的夺走了右肾,而起因只是为了想买手机和平板电脑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可代价却是自己的健康。

据统计,在此次案件中,何伟获利56360元,付给苏开宗60000元,宋忠于52000元,唐世民10000元,尹申3000元。

几乎付出生命代价的小王拿到了22000元。

被告法庭上装无辜还“压价”

2011年11月29日,备受关注的“17岁少年卖肾案”在湖南郴州市北湖区法院一审宣判。然而9名被告在法庭上的表现让人怒火中烧。

“我不知道他未成年啊。”何伟一上来就说:“小王说身份证丢了,我看他人比我还高,又自称23岁,我就信了,我根本不知道他未成年。”

何伟作为本案的第一被告人,他承认说自己知道这样是犯法的,但他反驳说不应该以“故意伤害罪”量刑。

负责联系供体,在网络上哄骗小王的尹申则辩称:“我也卖过肾,现在只是偶尔会有些酸疼,不影响生活的,我还有个女朋友。”

他还居然还觉得自己很委屈:“他(小王)自愿来卖肾,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总感觉才拿到3000元,除去给小王的花销,才剩下不到500元,不应该被认作第二被告。”

帮忙找场地、找护士做手术的唐世民极力否认自己和这起案件的联系,说他不知道这是器官移植手术,称自己和小王没有任何接触。

“真的不关我的事!”这是唐世民说过的最多的话。

提供手术场地的苏开宗辩解他根本不知道是肾脏手术,而且做手术的时候他在家里睡觉,从没见过小王。

主刀医生宋忠于辩称:“肾脏移植者的年龄大小、医院是否具有手术移植资质都不是我该考虑的。我是主刀医生,就是在技术上把把关。”

每一个辩护人都显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极力否认着和这起案件的关系,与之相比,在原告席上小王母亲则数次崩溃,情绪十分激动。

当她提出赔偿金共计227万元时,何伟第一个作出反应:“227万?能不能少点?太多了!”

他第一次表现出激动的情绪,试图压价:“太多了,能少点不?”

宋忠于立马提出要查看小王服用药物的票据,这些是提出赔偿的重要凭证之一。

当看到其中有一张上面写着小柴胡颗粒时,他马上激动起来:“这不是感冒药吗?治肾就治肾,感冒就治感冒,不许用!”

小王母亲解释是因为儿子失去了一个肾后抵抗力很差,容易感冒。宋忠于就好像抓到了一个突破口,死死咬着不放:“我和你说,我是专家,这个肾病不能什么药都吃的!”

小王母亲彻底被激怒了,她提高了嗓音,几乎尖叫道:“你不是人!”

郴州市的198医院和上海一家医疗投资公司也被告上了法庭。面对小王母亲提出的赔偿要求,他们同样表示要求不合理,金额过高,除此之外还再三强调“与我们无关”。

经鉴定,被害人小王左肾功能处于肾功能不全代偿期,构成重伤,评定为五级伤残。

小王的母亲心力交瘁

最终,法院判决9名被告人赔偿小王147万,判处何伟有期徒刑5年;判处尹申有期徒刑4年;判处宋忠于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唐世民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被告人苏开宗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各被告人的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法院对作为从犯的4人也作出了一审判决:判处黄龙东、杨峰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判处黄美、张红杰免予刑事处罚,各被告人的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如今距离那个轰动社会的案件已经过去了10年,小王一家过得并不如意。

小王因为缺失的右肾,身体一直不好,1米9的个子,体重只有120斤,瘦得皮包骨,常年卧床,需终身服药。

147万的赔偿看上去很多,可对于像是无底洞一样的病症来说只是杯水车薪,小王的母亲痛苦地说:“如果病情控制得不好,可能会得尿毒症,甚至要换肾。”

病情拖垮了小王的身体,也击碎了他的精神,曾经那个爱笑的阳光少年如今不笑不说话,眼睛里完全看不到希望的光。

小王的父母也不知道未来在哪里,可他们表示会一直陪着儿子,绝对不会放弃。

小王的遭遇令人叹息,但也让人们注意到,一定要关注孩子们在成长过程中不要养成攀比的习惯以及超前消费观念。

另外,父母也不能一昧的满足孩子的所有需求,要引导孩子树立正确的价值观。

最后,一定要警惕消费陷阱以及线上、线下的诈骗,努力让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

17岁学生实习去世:靠拼时间卖体力赚钱,能撑多久

01

17岁,不堪重负的流水线

杨顺棚在2月11日接到云南新兴职业学院通知,正在读大三17岁弟弟杨俨七,在南昌某工厂实习期间死亡。

事发之后,哥哥、学校和实习工厂各执一词。

哥哥杨顺棚说,弟弟学的是护理专业,春节期间被学校安排去的工厂,跟工厂签订了实习合同。

弟弟工作要早安晚班轮班,每天工作12小时,一小时工资17块,休息要听组长的安排。

弟弟身体不舒服之后,连续请了3次假都被组长驳回,以工厂冲刺产量为由,要求弟弟继续上班。

杨顺棚说,经协商,校方协议承诺赔偿66万,工厂口头承诺赔偿90万,但40多天过去双方互相推脱,仍未执行。

学校的说法,跟哥哥则有不同。

学校学生管理处的处长说,杨俨七是自愿申请去兼职的,也不存在生病不准请假的事儿。

“他自己没说生病,组长还带他去看病了,第二天问他严不严重,他没说。看他不行了,班主任带他去医院,问他哪里不舒服,他说没什么事情,是他自己生病死亡的”。

虽然,学生在学校出事,大多数学校都是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但这所职业学校,还是让人感觉不舒服。

学生实习出了事,学校一再强调是学生个人行为,工厂很好,组长很好,就是学生不太好。

学生自己找兼职实习,自己生病,生病了还不说,最后才酿成悲剧。

这件事情也许只能在热点盘踞一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被新的热点代替。可对他的家人来说,这是一辈子难以磨灭的伤害。

本来有很多可能,可以避免悲剧发生。

如果,17岁的学生不舒服的第一时间就去医院,如果工厂把他当成一个有温度的孩子,而不是一个流水线上的工序,如果他没有来这个工厂实习,如果他上这所职业学校,他依然可以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但这个世界上,最缺少的就是如果。

学校脱责,企业无责,那整件事情就只怪学生生病吗?

02

职业学校,一半初中生的去处

自从国家释放信号,要大力发展职业教育之后,很多大V都纷纷响应,什么“上清华、上职中,都有美好的未来”。

这些话,听听就得了,谁当真谁就输了。

我老家在河北农村,没上过高中的同学,有的上了职中,上职中的同学里边,也有很大一部分没上完就外出打工了。

据他们说,在学校乱糟糟的,打架斗殴的什么都有,老师也基本不管,什么都学不到,还不如直接去工厂学点技术。

所以,他们有的去了村子外边的工厂,肠衣厂,罐头厂,造纸厂等等,也有去大城市里打工的,去电子厂,饭店。

等到该结婚的年龄,他们就回老家了。结婚生子后,有的在县城找了份工作,比如超市理货,卖衣服,有的开了个小饭店,修车店。

也有一部分生完孩子,就把孩子放在老家,夫妻双双外出打工。

我有个同学成绩很不好,初中没上完就辍学打工,先是在饭店里跑堂,后来跟着大师傅学做菜。

结婚后回老家开了个小饭店,跟他老婆两个人每天早出晚归,虽然辛苦,但日子过得还挺红火。

他说,”现在特别后悔没好好上学,只能靠卖苦力挣点钱。自己没有走通的路,孩子还要再趟一遍”。

他是有一技之长的,但还有很多人,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很多年之后,依然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技能。

也许是我对职业教育的理解太狭隘了,但我确实看不到职业教育的未来。

03

未来很美好,现实很糟心

我表哥家的孩子,学习成绩不好,没考上高中,就上了我们当地的职业高中。

他说,老师在上边上课,他们在下边打扑克,还有很多同学在睡觉,玩手机,真正听课的就没几个。

老师讲的内容,跟现实也早就脱节了,古老的黑白电视机,早就不见踪影的键盘手机,学半天都没地方用。

学习资源跟不上,学习环境不理想,孩子在职业高中学三年,出来后也难以成为社会需要的蓝领。

我相信职业教育以后会大有可为,国家会投入人力物理财力发展职业教育,但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过渡期的阵痛,谁愿意让孩子成为试验品?

其实别说职业教育学校了,就连一般的本科、大专院校,管理水平和教职工素质都堪忧。

学校放假,学生想回家要跟辅导员请假,这还能理解,因为疫情嘛!

可是,学生直接跟辅导员请假,辅导员一般都不批假。学生找家长托关系找人,辅导员才会批假。

这还是大专院校,按传统观点,大专应该是职中好一点吧?可想而知,再到职业,会成为什么样子。

所以说,在孩子刚开始上学的时候,就教他端正学习态度,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朝着更好的目标努力。

从统计的大数据上看,总有人上不了高中,无缘大学校园。这个人,也许是自家孩子,也许是别人家的孩子。

不管结果如何,在孩子还有选择机会的时候努把力,哪怕没有实现更好的目标,心里的遗憾就会少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