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各种牙科疾病的医生,王莹医生(温一医院口腔科),我不再做你的小白鼠了

浏览:1555   发布时间: 2022年07月24日

王莹医生(温一医院口腔科),我不再做你的小白鼠了

以下都是本人真实经历。记录下来的目的是督促我们温州人的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加强管理,尊重患者。

2022年4月22日星期五下午1:30,我如约来到一医口腔科王莹医生处做牙周治疗后复查和补牙。王莹医生匆匆检查后就吩咐2位年轻医生(一男一女,学生年纪)到另外房间做去龋处理。2月份找王莹医生牙周治疗的时候因为学生给我打下颚打了4针麻药,而上颚王莹医生只打了2针麻药,我心里也有犯嘀咕的,(上次打针多痛一倍,麻痹的时间更久一点),但怕提出异议,给穿个小鞋什么的,想想补个牙总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吧,默默接受,结果还真出了问题。一个牙齿(左下7补牙)时间总共用了3小时多,而且在结束前,女学生告诉我树脂溢出,牙龈线取不出来了。中间还有情节起伏(下详表)。两次的经历,王莹医生的治疗质量的是没有保证的,因为是学生做主要处理的,学生的水平参差不齐,根本没有尊重患者,患者在他们手上实际上就是小白鼠。

详表:

1、1:37开始去龋处理,年轻男医生先上,打了麻药后,先说2月拍的片找不到了,只好重新拍片,然后试用了各种工具,中途针戳到嘴唇一次,夹子夹到嘴唇。实在不行了换女年轻医生上,搞到2:30左右,估计实在没办法了,在我要求下,要找王莹医生处理,然后告诉我要等到4点左右才有空。只好我自己去找王莹医生,,王医生说:我很忙的。。。。。,有5位患者同时要处理。我默默回原来的房间等待。

2、一会儿后,王莹医生来亲自来处理去龋,大概说要挫掉牙齿某一没有烂的部分才能将侧面的龋去掉。我估计就是这点难到了俩年轻学生医生。5分钟左右弄好了,接着让这俩学生医生继续补牙。

3、女学生医生接着进行补牙程序,时间持续了大概1个小时,嘀咕着说有树脂溢出(这点我以后想找牙医验证下原因,还有牙龈线),又开始各种挫。然后又说因为牙龈线取不出来了,换男学生医生上也无果。接着又找一位她口中的师姐来也是一样取不出来。听他们的意思是说牙龈线给树脂弄住了。只好又找王莹医生来。

4、王莹医生来后,处理了10来分钟结束。时间大概到了下午4点半多。我耳听她对学生说“让他2周后来复查”就准备离开。我纳闷怎么补个牙还要2周后复查,便问什么原因要复查,其实我心里怀疑牙龈线还没取出来。王莹医生说牙周要复查,这次又新发现有牙结石。我更纳闷了,牙周炎治疗在2月份也是你治疗的,今天来复查的时候说效果很好。这不自相矛盾吗?是隐瞒了什么吗?

这样的经历告诉我,或者对您也有借鉴,遇上医生让学生处理的,说不是我们的权利,我们要大胆说出来,不要拿我们的健康去冒险,不要做医生的小白鼠。

深圳种植牙专家高利民医师,宣导回归医疗本质、以人为本

高利民主任,一位站在患者角度综合思考、追求微创手术、回归医疗本质的深圳知名牙医,一直以来深受深圳市民的好评。在30多年的行医过程中,高利民主任与患者之间发生了许多感人的故事,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高主任为什么如此深受好评。

1、千方百计为患者保住原始牙——保住原始牙是第一原则

一位患者,智齿长歪顶坏了邻牙,导致邻牙鬆动,极其容易脱落,患者自己也一度以为可能保不住了。但是高主任在仔细检查了患者的实际情况,认为还有保留住的可能。所以高利民主任先把这个极松的7號牙和6號牙用玻璃离子粘结稳,先將7牙磨低磨小开髓置Fc棉暂封,然后拔掉智齿,等7牙慢慢恢復。经过几个月后,患者的原始牙得到了很好的恢復保留。

深圳种植牙专家高利民医师,宣导回归医疗本质、以人为本

2、关注患者心理健康——治病也治人

高利民主任在接诊的过程中,秉著一句话“治病更治人”,除了治疗患者的口腔疾病之外,更加注意照顾患者的心理。高利民主任分享了两个同行的事例,一个是因为家庭问题,男的把女的口腔粘膜抓撕裂伤,高利民主任的同事已经给她封了线,伤口痊癒后,患者还数次到医院来就诊,主诉自己的口腔有异物没有取出来,医生多次检没有发现任何的残留针线问题,这是患者的一种心理反应。

高利民主任也分享了当年在华西口腔进修的时候的一个案例,当时患者在华西口腔某一教授进行第二次矫正,矫正结束后,患者对於矫正结果不满意,主治医生不耐烦,表达的大概意思就是“华西已经是最好的口腔的医院,还不满意,还想怎么样?”最终患者找到该教授的妻子的工作单位,用刀刺了20多刀该教授的妻子。

作为治病救人的医生,高利民主任认为我们应该学会站在患者的角度去换位思考,照顾到患者的心理健康,有时候比治病更重要的是照顾患者的心理。

3、耐心沟通、耐心治疗

高利民主任在前些年接诊了一位患者,患者年纪在70多岁,患有哮喘病。在去深圳北大医院面诊医生后,给患者开了药就让患者回家了,原因就是怕根管治疗过程中打麻药引发哮喘病。患者后来又来面诊高医生,高医生在仔细瞭解到患者的情况后,判断牙髓已经接近坏死,所以不打麻药钻牙,当患者感觉到疼了,封砷剂失活,多跑几次后来就治好了。

高医生通过耐心的治疗,耐心地沟通,最终在没有打麻药的情况下,帮助患者解决牙齿的病患,治好了牙齿。

高利民主任在牙科领域已经二十多年了,广受客户好评,以保留原始牙齿为第一理念,既治病也关注患者的心理健康,耐心沟通与治疗,最终成为深圳的高度好口碑医生。

广告禁令下的槟榔扩张 口腔科医生:每周都有两三例病人,“割脸人”越来越多

广告禁令下的槟榔扩张 口腔科医生:每周都有两三例病人,“割脸人”越来越多

↑5月底,深圳福田区某超市槟榔销售专区。如今槟榔的外包装上均提示“长期过量咀嚼 有害口腔健康”

红星新闻记者|刘木木 实习生|彭叶红 发自广州

编辑|潘莉

让口腔科医生们十分担忧的事情正在发生:早在2003年就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一级致癌物的槟榔,正以不可阻挡的态势,从湖南向周边省份乃至全国扩散。

口腔科医生们早就注意到了这种趋势,但他们的警告没能阻止这种致癌物的扩散,相反,他们发现,各地因嚼食槟榔来口腔科的就诊者越来越多。

“手术总是做不完。”广东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口腔科医生曹昊天告诉红星新闻,在这家医院,每周新确诊的口腔癌病人中,就有2~3例嚼食槟榔。他说,在癌症中,口腔癌的发病率并非靠前,但在部分群体中,这一疾病正变得常见。

口腔医生呼吁远离槟榔

每周接诊的口腔癌 至少2-3例有关槟榔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口腔科每天新接诊的口腔癌患者,至少有2~3例与嚼食槟榔有关。因为手术,首先会导致口腔癌患者毁容,因此他们也被称做“割脸人”。

5月23日是复查日,这一天,广州各地的术后患者赶来复查。他们有的是党校讲师,有的是拥有数百万粉丝的网红,有的是非湖南籍的普通打工者,他们的共同点,是下唇处都留有一道长条疤痕。“身边的人一个影响一个,于是我们都嚼了起来。”

广告禁令下的槟榔扩张 口腔科医生:每周都有两三例病人,“割脸人”越来越多

↑网络上广为流传的反槟榔海报

如今,这些患者对槟榔的态度,均由手术之前的依赖,变成现在的“深恶痛绝”。因舌头受损,他们讲话多少有些含混不清。“如果能让槟榔远离,我愿意出10万。”广州患者阿龙说。

“他们有的术后毁容,有的失去语言能力,有的生命进入倒计时。”口腔科医生曹昊天说,作为一名医生,他有义务告诉公众,槟榔肆虐下,越来越多的悲剧正在发生。

曹昊天并不是唯一站出来的口腔科医生。过去十年,湖南湘雅医院、湖北孝感市中心医院、北京大学口腔医院等单位的口腔科医生们,均在不同场合阐述槟榔危害,呼吁民众珍视健康,拒绝槟榔。

在中华口腔医学会官网上,北京大学口腔医院口腔预防保健科副主任司艳的一篇文章指出,吸烟、饮酒和嚼槟榔是引起口腔癌危险的主要因素,若想形成健康的生活习惯,应该戒烟限酒,远离槟榔。

槟榔产业为其加工地湖南及产地海南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利益。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官网2020年的一篇文章曾提到,完整食用槟榔产业链收入超过600亿元,年上缴税收约8亿元,而药食两用槟榔产业链,未来可能打造出千亿规模。

“尽管我们一次次呼吁,但最终还是败下阵来。”湖南某医院口腔科医生告诉红星新闻,现在不但湖南没控制住,湖南周边省份的槟榔嚼食者也越来越多。

2018年,中华口腔医学会会员、湖北省孝感市中心医院副主任医师徐勇刚,就在其撰写的《关爱健康,请远离槟榔》一文中,披露了槟榔从湖南向外省扩张这一趋势,“抵制的潮水退去,在疯狂的商业营销模式下,嚼食槟榔之风席卷而来。”

口腔黏膜下纤维化(以下简称OSF)是嚼食槟榔的特异性疾病,属癌前病变。徐勇刚称,他在湖北孝感刚参加工作时的前几年,一例OSF都未接诊过,直到2004年接触到第一例OSF,随后几年每年接诊1-2例,这些患者无一例外都是湖南湘潭人,而在最近十年,他接诊的本地OSF越来越多,且无一例外均嚼食槟榔。

广告禁令下的槟榔扩张 口腔科医生:每周都有两三例病人,“割脸人”越来越多

↑2019年3月,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发文,要求各生产企业停止广告宣传

全面封杀槟榔广告后

槟榔因具成瘾性销量不降反升

2019年3月,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发布《关于停止广告宣传的通知》,要求行业相关企业落实湖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会议精神,停止全国范围内全部广告宣传,之后,各槟榔企业终于在产品的包装上注明了“长期过量嚼食,有害口腔健康”。

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杨勋称,此文件针对行业规范,与外界争议无关。这份行业内部文件并未形成长效制约。红星新闻观察注意到,在贵州等地的高速公路及各大网站中,槟榔广告只偃旗息鼓了一段时间就迅速冒出。槟榔变着花样出现在消费者眼前,去年的《吐槽大会》第五季中,湘潭铺子“养生”枸杞槟榔广告现身。

广告禁令下的槟榔扩张 口腔科医生:每周都有两三例病人,“割脸人”越来越多

↑6月初,贵州凯里市某槟榔销售专柜

直到去年9月17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发布通知,决定即日起停止利用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节目宣传推销槟榔及其制品,槟榔广告这才得到全面封杀。

据湖南槟榔行业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的信息,2019年,湖南省外的槟榔销售首次超越了湖南,而广告封杀令同样未能阻止槟榔扩散。这些从业者称,槟榔具有成瘾性,故禁止广告并不能对产业造成致命打击;某槟榔厂家去年底的数据显示,广州、云贵川地区代理销售情况良好,北京、河南等地槟榔的销量在“禁广告令”后不降反升。

槟榔企业正将市场瞄准全国。湖南伍子醉食品有限公司一则公开可查的加盟邀请信息称,槟榔行业市场每年以20%增长速度在扩大,目前目标群体已经发展至上至古稀老人下至小孩,“近几年,槟榔之风随着湖南群众外出务工,现已从湖南影响至周围的省市,尤其湖北、广东,受众群体渐渐扩大,全国市场前景未来不可估量。”

在过去一个月的时间里,红星新闻记者在广州、深圳、凯里、昆明等城市的超市走访发现,湖南各大厂家生产的槟榔被放置在显眼区域销售,最贵的槟榔,单包售价超过了200元。

广告禁令下的槟榔扩张 口腔科医生:每周都有两三例病人,“割脸人”越来越多

↑去年11月,中华口腔医学会等三部门向健康中国行动办公室致函

在中华口腔医学会、中华预防医学会和中国癌症基金会三部门看来,仅有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的封杀令仍不足。去年11月4日,三部门给健康中国行动推进办公室致函指出,三部门等专业组织长期关注咀嚼槟榔造成的口腔疾病和致癌问题,并通过健康教育渠道推动健康干预措施,但由于遇到来自槟榔产业、商业的阻力,这些行动对遏制槟榔消费和广泛流行收效甚微。

三部门建议,应该通过健康中国行动等多种途径,加强社会宣教,让民众充分了解嚼食槟榔可致口腔癌的健康知识,引导民众放弃嚼食槟榔的不良生活习惯,主管部门应该尽快制定政策,严格控制槟榔的生产和销售,逐渐消除槟榔的健康危害。

专访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口腔科医生曹昊天

因槟榔患口腔疾病有年轻化趋势

红星新闻:中山大学孙逸仙医院口腔科的收治情况是怎样的?

曹昊天:我们的病区是55个床位,在过道上加到83个床位,现在疫情防控,轮转快一点,收了一些床。总的来说,床位远远不够。

20多年前,我们科室一个礼拜只要做1-2台口腔癌加颈清这种大手术,现在我们科,这样的手术每天要做3-4台,有时候甚至6-7台,手术总做不完,每天都像打仗一样,周末加班也要做6-7台手术,一台手术动不动十几个小时。我们口腔科是医院收工最晚的,经常是干到凌晨3-4点,第二天继续干。

红星新闻:为什么有这么多的病人?

曹昊天:随着我们国家推进2030健康中国政策,医保报销力度和人民群众的医疗保障大幅提高。我们认为第一个原因,是民众生活水平提高了,他们有了医保,出来看病,疾病就查了出来。另外一个原因,是信息发达了,患者建了病友群相互交流,都往一个地方去,以上这些原因都是不可否认的。

去年我们做了1000多台与口腔癌有关的大手术,我们医院是广州做口腔癌手术最多的,将近一半以上的病人是在我们这里看。去年和前年,我们光口腔癌加皮瓣的手术,在全国各医院中排名进入前三。我们问教授层面的专家,他们也反馈,口腔癌患者大量增加的确是个趋势。

红星新闻:这些口腔癌病人,有多少是与嚼槟榔有关?

曹昊天:口腔癌是罕见病,在癌症发病率中并不靠前。口腔癌包括颊癌、舌癌、喉癌、上颚癌等,主要与HPV有关,但我们临床发现,口腔淋状细胞癌、颊癌与患者嚼槟榔关系密切。

槟榔生产厂家会混淆概念,认为不嚼槟榔也会得口腔癌,嚼了槟榔,也不一定得口腔癌。但我们认为应该这么去理解,嚼了槟榔的,有多少得了口腔癌。事实是,嚼了槟榔的人得口腔癌的比例很高。在特殊的群体中,比如货车司机群体,他们靠嚼槟榔提神,他们的微信群中,一个介绍一个嚼槟榔,也就一个一个得病。

红星新闻:具体到住院患者,具有嚼食槟榔史的占什么样的比重?

曹昊天:我们日常住院的口腔癌病人中,基本保持5~6例与嚼槟榔有关。十年前我们收治的病人几乎和槟榔无关,现在我们医院,每周都有2~3个因为嚼槟榔来门诊的病人,而且有些是很年轻的学生。

总的来说,无论什么时候都有这样的病人,广州本地的,东莞、佛山的都有,偶尔也会有湖南人,有的人是去湘雅医院看过,再来我们这里的。

广东原来是没有槟榔的,随着外来人口的加入,有嚼食槟榔史的患者出现了。口腔癌多数在外劳务工人员中发现,他们收入较低,且以青壮年为主。跟他们交流我们发现,这些患者嚼槟榔的习惯,多是受到了他人的影响。

“槟榔是口腔癌元凶之一”

红星新闻:你对槟榔的认识,经历了怎样的过程?

曹昊天:我的本硕博阶段都是在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院完成,后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留学两年。十几年前我们的教科书上提到了槟榔,但班上大部分的同学不认识槟榔。湖南的同学带槟榔来学校,告诉大家这就是槟榔,他们也不嚼槟榔,只是让大家尝一下味道。

当时我们的老师在课堂上就说,四川的口腔癌,很少是由于嚼槟榔引起的,但在湖南,这样的病人很多。现在不一样,槟榔到处买得到,四川也好,广州也好。现在的槟榔和以前不一样,以前是吃槟榔果,现在厂家加工过后更加成瘾,更有提神的作用。

红星新闻:哪些证据证明槟榔是口腔癌元凶之一?

曹昊天: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的口腔科教科书、WHO的指南,或者是我们行业协会的指南,都明确写明了抽烟、喝酒、槟榔可能导致口腔癌。我国禁止槟榔打广告,土耳其等国家将槟榔列为毒品,印度,斯里兰卡这两个地方,也认定槟榔是主要的口腔癌致病因素。湖南地区嚼槟榔多,它的口腔癌发病率就是比其他地方高。这都是不争的事实。

不嚼槟榔的人,也会得口腔疾病,但嚼槟榔的人,肯定会增加口腔风险。因为个体差异,有的病人十年没嚼槟榔了,但最终还是查出口腔癌。有的病人嚼过一两个月,一天一两包槟榔这种嚼,就张不开嘴了,口腔黏膜纤维化了。

红星新闻:槟榔具体是如何作用口腔的?

曹昊天:大多是对颊内侧黏膜影响最大。厂家把槟榔壳进行配方腌制,槟榔壳和槟榔碱共同作用,槟榔壳是粗纤维,它把颊黏膜割破损坏,槟榔碱渗透到黏膜下,就造成医学上说的黏膜下纤维病损,慢慢地患者开始出现张口受限,有的人嘴巴完全张不开了,只能张个一指左右。黏膜下纤维病损是癌前病变,等于说是黏膜纤维化了,纤维化了以后就产生颊癌。有的患者受损部位会反复长出肿瘤,这对我们切肿瘤和深度护理,都带来很大的困难。

“口腔癌治愈率仍比较低”

红星新闻:患者的生活受到哪些影响?

曹昊天:外观、社交、工作都会受到影响。首先是毁容,之前的一些文章大家都看到了,因为手术,他们被称做“割脸人”;颊癌手术涉及到下颌骨,要把下颌骨切掉,这就需要拿腓骨来补,这就会影响到他开车踩刹车,重体力活就不能做了;有些病人心理上也有了影响,有些人唱歌,音调发不准,有些律师、网红,他们是靠嘴巴工作的,即便他说话基本听得清,但是他声调变了。有些中晚期患者放疗了以后,耳朵流脓,智力下降。

有的患者,舌头切了一半,我们就要从腿上取一块肉,去补这一块,不然舌头这里就穿空了。我们是麻木了,但刚上临床的实习生看到切舌头的时候,他们能感受到这个痛,有的马上受不了,会掉下眼泪来。

红星新闻:口腔癌的治疗费用和治愈率如何?

曹昊天:口腔癌的治愈率仍然比较低,最近二十几年没有太大提高,大概就是65%左右的5年生存率。患者花费也比较大,做手术、免疫治疗,化疗和放疗,加起来直接费用需要20多万。手术治疗是现在唯一可能根治的方式,大部分都是靠放疗化疗来根治这个疾病。

红星新闻:如何应对槟榔扩散,你有没有和同行进行过探讨?

曹昊天:我们都是自己在随访,科室医生写过很多小的科普材料,很明确地劝患者不要再吃槟榔。平时口腔科的医生会写一些科普短文,放在网上,其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病人也知道是嚼槟榔带来的危害,做手术他们吃了很多苦,肯定不会再嚼。但在之前,对那些关于槟榔危害的科普文章,他们并不会有那么深切的感受。

一些病人到医院来还在嚼槟榔,我们会提醒他们,我们这里是口腔科,要注意影响,不要嚼这个东西。一些病人会说,他知道槟榔的危害,但是他压力大,这东西确实又能提神、有成瘾性,他不能控制自己。

―END―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广告禁令下的槟榔扩张 口腔科医生:每周都有两三例病人,“割脸人”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