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库伟出任钉钉COO 负责大客户战略

浏览:90   发布时间: 2022年08月04日

汇聚优势逐善而行——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朱卫国一行拜访中华慈善总会

慈善公益报本报(记者 董凡)日前,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集团政策研究室主任朱卫国,阿里健康资深副总裁马立一行来到中华慈善总会进行工作访问。中华慈善总会会长宫蒲光、秘书长边志伟会见了来访客人。宫蒲光对朱卫国、马立一行的到来表示欢迎。双方进行了亲切而务实的交流。

宫蒲光对阿里巴巴集团在数字商业基础设施及互联网慈善领域所作出的贡献及取得的成绩给予高度赞扬,希望双方能够强化战略合作,实现优势互补、资源共享,共同携手,在公益慈善机制动能、数字化和公信力建设等方面,为公益慈善事业作出更多、更大贡献。

朱卫国介绍了阿里巴巴集团近年来在商业数字化、公益慈善领域开展工作的情况。马立介绍了阿里健康的发展情况,阿里健康公益科研中心紧紧依托集团和阿里健康在技术及大健康行业线上线下的优势,始终坚持以公益的初心、技术的力量,确保公开、公平、透明原则,在助力贫困人口健康、基层医疗事业发展及大病救助等方面进行了积极的探索实践,在以公益合作推进健康服务均等化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以期对现有社会医药健康资源实现跨区域共享配置,助力国家“健康中国2030”战略规划以及健康扶贫、健康援助的各项政策的落地实施。朱卫国、马立对双方的深度合作提出了具体设想,对与中华慈善总会开展系列深度战略合作表示期待。

边志伟向客人介绍了中华慈善总会多年来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努力开拓慈善服务领域,在救灾、扶贫、安老、助孤、支教、助学、扶残、助医等方面所作的工作与取得的成绩。尤其是在脱贫攻坚战与疫情阻击战中所开展的各项活动、实施的各个项目。如针对重症患者的药品援助、针对特困家庭子女的技能培训、针对留守儿童的“关爱儿童之家”等。在2020年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行动中,中华慈善总会全力以赴,广开善源,拓展渠道,多管齐下,为取得抗击疫情的全面胜利贡献了来自慈善界的力量。边志伟表示,中华慈善总会非常重视与阿里巴巴集团的合作,希望双方能够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实现资源共享,探索联合发起慈善项目,合力打造慈善品牌,携手共促慈善事业健康发展。

随后,马立就阿里健康与中华慈善总会开展合作的药品援助在线解决方案等事宜同中华慈善总会副秘书长邵家严进行了深入交流。中华慈善总会项目部副部长胡野萍,阿里巴巴集团、阿里健康有关负责同志参加交流座谈。

专访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国际站总经理张阔:中国外贸竞争力出现结构性提升,品牌出海迎来时间窗口 原材料涨价倒逼企业转型 2023年全球运力投放或创峰值 中国品牌出海时间窗口开启

新冠肺炎疫情左右着海外需求的释放节奏,也为全球外贸带来一系列始料未及的冲击。

近日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国际站总经理张阔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指出,今年全球贸易增速或将创下近10年来新高。疫情以来,中国在全球供给体系中的地位出现了结构性提升,这增加了中国外贸企业的议价权。

不过,目前大量外贸企业面临着原材料价格飙涨、汇率大幅波动、海运物流成本激增的痛点。

张阔认为,成本高企对外贸企业的影响取决于供需关系的变化,外贸企业当前最重要的是在科技水平、工厂产能、设计能力、专利、柔性化生产、服务能力等方面打造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形成品牌,扭转供需曲线,获取更大的溢价空间。

在他看来,疫情之后,全球正在形成一个前所未有的多国情、多阶层、多场景的全新客户生态,消费者正在大规模转向线上,物流、支付等基础设施也在快速完善中,数字化手段也正在助推优质外贸企业更高效地触达全球,这为中国的外贸企业带来了不可多得的出海窗口期。

原材料涨价倒逼企业转型

《21世纪》:近期国际大宗商品、原材料价格大幅飙涨,这对外贸企业的业务会带来多大的影响?

张阔:影响肯定是有的,比如深圳很多电子元器件、消费电子类外贸企业,今年一方面面临铜等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另一方面也面临着芯片的断供问题,这些企业大都存在库存紧缺、生产资料涨价、利润受挤压的问题。

对外贸企业而言,这种影响的大小主要取决于供需关系,成本上涨主要由需求方、供给方等共同分摊,在供需关系中相对强势的一方分摊的会少一些。

从宏观上看,疫情以来,中国在全球供给体系中的地位出现了结构性提升,一些产品只能从中国买,因而部分外贸企业在应对成本上涨上取得了更大的议价权优势。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对很多外贸企业而言,如果产品的核心价值就是低成本,在科技含量、设计、服务等方面没有任何其他的附加值,则会面临很大的成本压力。

《21世纪》:从国际站看,出口商品是否有提价的苗头?或者哪些行业有提价的可能?

张阔:从国际站平台数据看,对比疫情前后,外贸商品整体并没有涨价的趋势。可能个别类目有提价现象,但不一定是因为原材料上涨。比如,和“宅经济”相关的3C、小家电、出行、社交、家庭装修等品类需求明显增加,价格自然会水涨船高。

原材料上涨和外贸商品涨价并不是直接的线性关系,价格曲线更多是由供需关系的变化来决定,而原材料价格波动只是供需关系中的一环。

《21世纪》:有人担心,原材料大幅涨价会挤压外贸企业利润,一些外贸企业有单无利,会影响接单的积极性,你对此怎么看?

张阔:事实上,类似情况每年都在发生,而这也是倒逼外贸企业转型升级的一个动力。

对企业而言,如果只是依赖原材料与人力成本更低,在整个供需链路上没有话语权,海外客户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对于海外用户需求的把握能力也很低,那么肯定会遇到这个问题。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抱怨成本上升挤压了自己的利润,而在于提升自己产品的溢价空间和核心竞争力。

事实上,科技水平、工厂产能、设计能力、专利、柔性化生产、服务能力等在任何时候都是稀缺资源,只有提升这些环节的附加值,外贸企业才能在商品定价和溢价上拥有更多空间来抵御类似风险。

《21世纪》:近期,人民币汇率升值也对外贸企业带来不小的冲击,在减小汇率波动对外贸企业冲击上,国际站有哪些考虑?

张阔:我们正通过增加人民币订单、搭建全球支付结算网络、本地本币锁汇、高效跨境收款等解决方案,提高商家的资金收付效率、增加汇率保障,以应对汇率波动风险。

比如,增加人民币订单,避免商家汇损。目前人民币订单累计服务2万多个商家,交易额达10亿元人民币。

在汇路可视上,通过接入SWIFT,让卖家实时掌握买家付款、资金中转在途、到账的全过程。在高效跨境收款上,目前出口电商企业提现可以实现T+0收结汇清算,相比以往,平均可缩减3-5个工作日的到账时间。

2023年全球运力投放或创峰值

《21世纪》:大概从去年此时起,外贸海运出现了货柜荒、爆舱、甩柜、塞港等一系列运力紧张问题,一年多来,这些问题非但没有缓解,反倒愈演愈烈,原因是什么?

张阔:去年出现这些情况的主要原因是,船公司对全球贸易的悲观性误判,带来了全球范围的运力供给收缩。

如今,全球海运已经投入了所有的运力,当前的主要矛盾在于,全球贸易量以及由此而来的全球货运需求增长过快,打破了原有的运力供需平衡。

疫情前,尽管不同国家间此消彼长,但全球贸易量的波动性并不大,甚至一度较为低迷。但疫情之后,全球贸易出现大幅增长。WTO预计,2021年全球贸易增幅将达8%,事实上,一季度这一增速已达到10%,今年的全球贸易增速有望创下近10年来的新高。

还有一个问题是区域性的运力不平衡,当前全球贸易货运量增长最快的是亚洲到全球的航线,而欧洲和北美之间并没有太大的波动,所以前者是当前运力缺口和压力最大的航线。

《21世纪》:目前海运费相比往年已上涨了8倍左右,货柜荒依旧存在,你对未来中国外贸的海运物流市场作何判断?

张阔:从外贸物流走向来看,基本上还是亚洲发向欧美,尤其是中国发往欧美的居多。比如,疫情以来,欧洲发往北美的货运只有1个点的增长,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中国到北美的货运量却出现了30-40%的增长。

疫情对各国物流也会带来不同的冲击,中国的盐田港虽然不久前也出现过滞塞问题,但中国的应对效率是很高的,目前已全面恢复作业。而海外一些港口效率可能会低很多,发生疫情后,很多港口卸柜的速度远低于中国发柜的速度,造成大量集装箱塞港,无法将货柜运回中国。

好消息是,这种特殊情况也催生出不少新的物流方式。比如,中国到欧洲过去只有海运和空运,现在出现了很多海铁联运,或者铁路直达阿拉山口,一路过去走陆铁联运。最近甚至倒逼卡车自己通过海关开到对面去,本来卡车的作业半径是400公里,但现在能开到4000公里,这些都把价格拉了下来,这也是中国到欧洲的运费增速明显低于到美国的重要原因。

当然,海运物流方式也在发生变化。此前外贸货轮越造越大,以至于造成了苏伊士运河堵船事件,而最近的一个趋势是,船在慢慢变小、变快,此前从中国到美国要35个工作日,而现在快一点12个工作日就能到,而这有利于满足跨境电商小批量、多批次的出口需求。

《21世纪》:运力不足、运价高企的问题何时能得以缓解?

张阔:从需求上看,疫情发生以后的外贸货运量明显高于疫情前,未来的需求量会受到疫情不确定的影响。

从供给上看,中国机器一旦开动起来,不论是集装箱还是造船,速度都是很快。我们预计,整体投入到海面上的船舶运力会在2023年形成一个峰值。

至于海运价格,会在供需变化中波动,而随着供给的变大、需求的放缓,价格也肯定会逐渐回归理性。

《21世纪》:国际站的数据显示,4-5月份平台上集装箱运输量同比提升了9倍,原因是什么?

张阔:一方面,这和市场需求量大有关系。另一方面,此前物流通畅时,很多出口商自己谈货代,以社会化方式解决物流问题,但从去年开始,大量中小企业无法拿到确定的货柜发货,导致大规模订单延期,此时需要集约化、数字化的物流解决方案,我们从去年年中开始加大了运力投放。

国际站希望整合社会化运力,为企业提供确定性服务。另外,国际站服务的大量中小外贸企业在和船舶公司、货代谈判时往往处于弱势地位,而国际站可以发挥集约效应,为这些企业拿到一个更低的价格。

现在很多外贸企业从货代拿到的舱位不知道被转手了多少次,由于信息不透明、不对称,存在层层转包的问题,国际货运最多会有7层货代,我们则可以直接和中海运等大型船舶公司来谈,最大限度地去掉一些不必要的中间环节。

我们预计今年能帮客户实现20万海运标箱、20万吨空运的履约与妥投,预计三年后,支持100万吨空运和100万标箱海运的运力规模,整体规模进入全球货运行业前三。

中国品牌出海时间窗口开启

《21世纪》:近日公布的海关数据显示,此前高速增长的防疫物资出口增速有所回落,能否介绍下目前国际站上中国防疫物资产品出口的现状?

张阔:国际站上防疫物资的变化趋势,从整体询盘上来看可以分为三个阶段:2020年3-4月份,是防疫物资类需求的爆发期;2020年下半年,随着北美、欧洲疫情得到控制,防疫物资需求相对稳定,整体回归到日常水平;2021年上半年以来,需求整体出现小幅回落,不过中南美的秘鲁、巴西、智利,亚洲的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印度等区域则增长明显。

《21世纪》:去年由于海外疫情影响开工,出现不少印度订单转移至国内的现象,这种贸易转移效应能否持续?转移到国内的订单能否在疫情后留下来?

张阔:从国际站平台看,去年以来,服饰品类一直保持着200%以上的增长,明显高于其他品类,今年的情况和去年相差不大。这里面可能确实存在着贸易转移效应,当然不仅有来自印度的订单,也包括东南亚的订单。

从长期看,随着疫苗的普及,以及各国防疫措施的实施,疫情终将趋缓,如何长期留住这些订单值得关注。对于耐克、阿迪达斯等传统品牌而言,东南亚等地还是有较强竞争优势的。但对于大多数国内自主品牌以及新品牌而言,当前正面临着难得的数字化出海的时间窗口。

《21世纪》:如何理解中国品牌出海面临的这个“时间窗口”?

张阔:当今中国品牌出海的路径已与20年前迥然不同。早些年的品牌出海,所有的销售通路都在线下,需要逐个城市、逐个门店、逐个柜台建立自己的销售渠道。而在疫情发生后,海外无论是2B还是2C的消费者都正在大规模转向线上,相关的物流、支付等基础设施也在快速完善中。如今的中国品牌已不用到线下逐个门店铺设渠道,借助数字化手段,它们能够直面全球消费者,相比以往,这条路径的效率要高得多。

在新一轮品牌出海过程中,需要叠加企业对于海外消费者需求的洞察和理解,需要快速迭代的设计能力以及服务当地用户的能力,数字化也可以帮助外贸企业建立这些能力。

未来,中国品牌出海的空间非常巨大。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造成了史无前例的需求分化:发达国家居民开始追求低价高质的品牌,而发展中国家又有越来越多的用户追求高品质商品,各种因素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前所未有的多国情、多阶层、多场景的全新客户生态,这为中国的优质企业和商品带来千载难逢的出海窗口期。

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

作者:夏旭田 编辑:李博 责编:金珊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库伟出任钉钉COO 负责大客户战略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库伟出任钉钉COO 负责大客户战略】财联社3月17日电,钉钉于近日完成一轮人事调整,前联通运营商高管、阿里云IoT总经理库伟已出任钉钉COO,将主导负责钉钉大客户战略,以及推动钉钉商业化进程。